卫斯理小说全集 - 招魂 - 第五部:疯子和大型电脑

第五部:疯子和大型电脑

建筑物为什么会采用这样的设计,我自然也说不上来。站在楼梯口,抬头向上看着,黑沉沉的,心中在打算上了楼之后的行动。

就在这时,我听到开门声、脚步声,自楼上传来。由放环境极静,所以声音听来,也就格外清楚,我甚至一下就听出,打开房门,走来的是两个人。

同时,有了十分低微的交谈声,但却无法听清楚了,接着,又是开门声。

我虽然看不到,可是却可以假设情形是:两个人打开门走出房间,又打开了另一间门,进了另一道房间。可是,接下来传出来的声音,我听了之后,不禁有极度的诡异之感。而且,要不是我听过良辰美景的叙述,我会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声响。

那是一个金属物体碰击所发出来的声响——一只金属的大抽屉,拉开或关上所发出来的。

那也就是说,那个人进了房间之后,就打开了一只大抽屉,而大抽屉中,据良辰美景所说,有人睡在里面。

我在那一刹那间,感到了一阵难以形容的诡异,好好的人,为什么睡在抽屉里?就算是精神病患者,也不能这样对待他们。

我首先想到的疑问是:费力医生究竟在干什么?

在楼梯脚下,又等了一会,上面好像有人在来回踱步,过了片刻,又有开门、关门的声音,接着,又静了下来,我向楼上走去,楼上的格局和楼下大致相仿,走到最尽头处,一间房间的门缝下有灯光透出来,我猜想那是费力在工作。

我先不想去打扰他,急着去看看良辰美景说起过的怪现象,到我推开第三道门时,就进入了她们曾经到过的那个大实验室。

那一排大抽屉,靠墙排列着,我心中不禁也有点紧张,一面向前走,一面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,轻轻拉开其中的一个来。可是,那却是空的,并没有一个青面獠牙、身形高大的人跳出来,自称是高丽大将盖苏文。

我把空抽屉推回去,接着又打开了几个,全是空的,正当我有点不耐烦对,忽然所到身侧不远处,有一阵鼾声传出来,循声走去,清清楚楚,鼾声是从一只抽屉中传出来的。

看来,并不是每一只大抽屉中都有人睡着,不过既然有鼾声发出,那自然有人在里面了。

在里面的人,是不是就是那个自以为是李自成的疯子?

我以极慢的动作,把抽屉拉开来,拉开一些就止。抽屉一拉开,鼾声听来就十分响亮,室中光线相当暗,只听得到声音,和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发如飞蓬的人头,却看不清脸面。

我没有良辰美景那种自幼养成在黑暗中视物的本领,其势又不能直接用手电筒去照射那人的面,所以我把手电筒放在背后,再着亮,那么,电筒发出的光芒,不会直射那人的面,却能使我看清楚那个人有脸面。

良辰美景一再用“大汉”来形容这个人,这时,我看到的虽然只是他的头部,但也给人以凛然大汉之感。他的头发又长又乱.不伦不类地胡乱扎了一个髻,却又有许多乱发不服规束,散落在发髻之外。

他眉极浓,颧骨也很高,鼻子挺直,本来相貌应该可说神俊,可是他多半不知在做什么恶梦,五官都紧凑在一起,面向在微微颤动,额上和鼻尖上,甚至有细小的汗珠渗出来。

他发出的鼾声,断断续续,十分响亮,足证他睡得极沉,如果他刚才进来,一下子就睡得那么沉,这也未免有点不可思议。

我看了一会,再慢慢把抽屉拉开了些,看到了他的肩部分,果然肩膀很宽,是一个粗壮的大汉。

他仍然睡得很沉,我再把抽屉拉开些,一直拉到他的胸口全露出来,他胸脯有规律地起伏着。

这时候,我不禁大是踌躇——这个人睡在一只大抽屉中,虽然行为怪异,但如果那是他的习惯,也就有他的自由。我就这样站在一边观察,是绝看不出什么名堂来的。

怪的是这个人自以为自己是李自成,这就必须把他弄醒才可以有进一步的资料。

我先熄了电筒,然后,再把抽屉拉开了一些,伸手在抽屉的底上,拍了一下。

那一下,并没有发出多响的声音,可是那大汉的反应之快,超乎想象之外,我手还没有缩回来,他已经陡然坐起。他刚才还睡得那么沉,竟可以忽然之间,动作就那么快,站在他旁边,真要有很大的勇气——才能不慌忙向后退。

那大汉一坐起来之后,立时双目圆睁——良辰美景她们说得一点也不错,这人有一双十分炯炯有神的眼睛,他直视着我。

虽然十分黑暗,我也料到他未必看得清我的脸面,而且,就算给他看清楚了,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可是,在黑暗之中,他的一对眼睛,有异样的光芒,被它们盯着,也感到很不自在。

他用力呼了一口气,声大气粗地问:“又要连夜转移?”说的正是陕西土腔。

上次他问良辰美景“是不是有紧急军情”,现在说的那句话,又和军事行动有关,这个人真可能一直在过着军旅的生涯。

我含糊应了一声,那人激动起来,双臂挥动,双手紧握着拳,两拳相碰,竟然发出了一“砰”地一下声响,接着,恨恨地道:“不知是哪里来的鬼怪,人不人,鬼不鬼,又剃头,又留辫子,竟会给这种东西赶得东奔西窜。”

他一口气说着,老实讲,如果不是早知道这个人精神多少有点问题,自认是李自成,他说的那几句话,还真不容易听得懂。

他在骂的那“人不人鬼不鬼”、“留了稀薄辫子”的,当然是满清八旗精兵。是被吴三桂引进关来的。

看来,这个“李自成”,是已经失败了的,到了穷途末路的了。不是当年挟重兵打破北京城,逼得崇预皇帝自杀时那么意气风发。

不管怎么样。若有人在现在,仍自以为是大顺皇帝的话,这个人的神经有问题,死无疑问。

我闷哼一声,他说的这种土腔,我说起来,当然不会有良辰美景那么好,可是也可以学上六七分,我冷冷地道:“打败就打败了,有什么好怨的?”

那人陡然震动了一下,看样子,想挣扎着扑出大抽屉来对付我,他挣扎想出来他却又出不来,急得他连连吼叫。

那种情形,实在怪异至极,我一生之中的怪异经历虽多,也未曾遇上这种场面,我退开了几步,和他的距离远一点,以防他突然攻击。也幸好这样,我才注意到门转动,有人正要开门进来。

我暂时还不想被人发现,所以立时身形一矮,闪进了那张巨大的实验桌之下,而且及时在门打开之前,移过了一张椅子,遮在身前。

门打开,我看到费为医生站在门口,急急问:“这次又是谁?”

那大汉厉声道:“不知道,居然敢出言讥讽,多半是牛金星手下的叛逆。”

我听了,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,什么东西,乱七八糟,全出来了。

但细想一下,倒也不足为怪。既然已有了李自成、李岩和红娘子,再有牛金星、刘宗敏,又何足为奇?这个疯子,说不定本来就是历史学家,专研究明末流寇作乱的那一段历史的。

费力医生缓缓向前走来,他的动作,表示他并不着急,我看他一直来到了那大汉的面前,直视着那大汉,那大汉也望着他。

两个一声不响地互望着,足有半分钟,费力才道:“根本没有人来过,昨天你说红娘子要来报仇,还说有两个红娘子,根本只有一个——”

费力说到这里,突然有十分大的一个动作,看得我暗暗为他担心。他并不是一个健康的人,堪称文弱,而那大汉却十分壮健(要不然,刚才我也不会后退),要是打起来,他非吃亏不可。

可是,这时,他老实不客气地用手指,直戳向那大汉的额角:“从来也没有记载,说红娘子有一模一样的姐妹,从来没有。”

怪的是,那大汉居然十分顺从,只是伸手在被费力手指戳中的地方,摸了一下,一副认错的神情:“我知道红娘子只有一个,可是……昨天晚上我看出去,真是有两个……那两个……也就像一个一样,共进共退,一起说话。”

费力皱着眉,像是用了好大的耐心,才能把他的话听完,然后,又用力挥一下手,大声道:“没有红娘子,没有牛金星来的人,全是你的幻想,你明白么?根本就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我听得费力这样讲,心想虽然他粗暴了一下些,可是那一句话,确实是对一个疯子讲的话。那大汉低声把费力的话重复了一遍,看来他十分想接受医生的观点,但又实在无法接受,所以,现出了十分矛盾的神情。

费医生在他肩头上拍了拍:“躺下吧,想想你自己的一生,许多事要靠你的记忆解决,别胡思乱想说有人来害你,要害你的人,全死光了,早就全死了。”

我心中不禁打了一个颤,费力最后一句话,有点令人猜疑就算要安慰一个病人,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措词。本来,他出现之后,和那大汉对话的情形,确如一个医生和一个精神病患者,可是总透着说不出来的古怪。

那大汉听了最后的几句话,却兴奋了起来:“全死了?那些留辫子的……全死了?”

费力哈哈笑着:“死了,一个也不剩,全世界再也没人有那种打扮的了。”

大汉高兴地舞着拳头,可是不一会,神情沮丧了起来,咬牙切齿,恨恨地道:“我竟没能亲手杀绝了他们,真可惜。”

费力又拍着他的肩头:“躺下,躺下。”

大汉如言躺了下来,费力伸手在他的脸上抚摸了两下,又在他耳际低趋势说了几句话,我听不真切他说了什么,只觉得他说话时的声音,柔软至极。我心中一动,费力医生对那大汉在施展催眠术。

在医治精神病患者的过程中,的确有用到催眠术的,那并不少见,可是一则催眠术有它不可思议的一面,二则,费力的行为,总有难以形容的怪异,所以令我觉得十分异样。

等到费力再直起身子来时,那大汉已是鼾声大作,他把抽屉推了进去,而对着那一只大抽屉,呆立了一会,不知他在想什么。

等他转过身来时,我看到他满脸都是疑惑的神色,不是向门口,却走到窗前,朝一扇窗子看。

那窗子并没有什么异样,只不过其中有一格的玻璃上糊着一张纸,我陡然想起,昨晚良辰美景进来的时候,是攀上了二楼,再破窗而入的,她们打碎了一块玻璃,费力刚才对大汉说根本没有人来过,可是这时他又站在窗前发怔,可知他心中明白得很:的确有人来过。

他站了一会,倏然转身,动作变得极快,一下子就来到了大抽屉面前,伸手抓住了其中一个的把子,吸了一口气,用力一拉,同时道:“你回来了?”

在拉开抽屉说话的同时,他又向抽屉中看了一下,抽屉中有什么,我看不见,可是从他的动作上,我知道抽屉是空的。

因为他立即一伸手,向抽屉中重重打了一下,他手一定打中了抽屉的底部,发出了“砰”地一声响。他神情很复杂,也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,哼了一声;“究竟到哪里去了?”

接着,他又苦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推回大抽屉,慢慢向门口走去。

在这时候,我听到他说了一句我再也想不到的话。那令我一进之间,不但称奇不已,而且,还觉极不好意思。他在走向门口时,自言自语道:“应该去问问卫斯理,他像是什么都知道。”

刹那之间,我还以为自己躲在案桌下,已经被他发现了。可是他神情十分惘然,显然是心中有极大的疑难,无法解决,那么,他真是想来请教我。我在他的心目之中地位极高——像是什么都知道,就是极高的评价。

可是,事实上,我却进了他的研究所来,鬼头鬼脑地想窥伺他的秘密,这真叫人惭愧。

当时,我几乎想现身出来,一面向他道歉,一面告诉他,不论他有什么疑难,都愿意帮助他。可是想了一想,还是忍住了没有现身,为的是怕他忽然翻了脸,那就不好应付了。

他走了出去,发觉我只要沿墙攀出五公尺左右,就可以到亮有灯光的窗前,去看看他在干什么。

想到了就做,那一点也不困难,到了窗前,我找到了踏脚的所在,凑过头去,看到费力坐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控制台之前。

那控制台上,全是各种按钮和指示灯,也有一副字键。

这个控制台,当然是和楼下的电脑室相联结的。

假设费力医生在研究精神病,他何以要动用到那么复杂的电脑。

这时,我看他十分熟练地按下几个掣钮,注视着控制台上的一幅荧光屏,那荧光屏上出现了一组又组的波纹,看来复杂。

单看波纹,不能知道那代表着什么,可能是交响乐中的一小节,也可能是磁铁受到了敲击之后所形成的。可能是海豚的语言,也可能是人体的体温变化。

费力看得极用力,皱着眉,波纹不断在变,有的时候,他会按下一个掣,令荧光屏上的波固定下来,仔细看着,然后再由它变化。

我攀在窗沿之外,自然不很舒适,这样看了十分钟,我又不懂波纹的内容,就不想再看下去,只见费力的神情,愈来愈是紧张,像是一件什么事,到了决定性的关头,忽然站起,口唇掀动,忽然又坐了下来,摇着头,神情疑惑。

我慢慢移动身子,心想,费力倒真是君子,多半他以君子之心看人,想不到世界上有许多人,行事不正大光明,会偷摸进来。他这里,对我和良辰美景来说,甚至于对有经验的小偷来说,简直全不设防。

或许他认为小偷对他研究所的东西,不会有兴趣。

不管怎样,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:费力是一个行为坦荡的君子。而和他相比,我的行为,自然不能算是高尚,这令得我很惭愧,知耻近乎勇,我决定结束我的行动。

当然,我不是这时就去向他道歉,他在自言自语中,说过要来找我。等他来找我,我帮了他,然后再在适当的时机,向他说我曾偷入过研究所,相信以他的性格,必然是一笑置之。

我自觉这样的打算不错,就沿着攀下来,在走出去的时候,还向有灯光的透出的窗口,挥了挥手。一路驾车回到家中,心情十分轻松,想不到的是,不但良辰美景还在等我,而且还把胡说、温室裕一起约了来,所以还未曾进入大门,已然听得屋内笑语喧天,四个人的笑声和说话声,赛过千军万马。

我听得温宝裕在大放厥词:“卫斯理要是失陷在那怪医生的研究所之中,这上下,多半已被浸在一个满是甲醛的大玻璃缸中了。”

几个人,数他最大胆,其余几个,虽在背后,也不敢对我放肆,所以他的话,没有人搭腔,他停了一停,又道:“说不定通了电,怪医把他制造成一个现代的科学怪人。”

我已经开了门锁,认定了他坐着或站着的方向,一开门,就狠狠向他瞪了一眼,他本来坐着,给我一眼瞪得直跳了起来,多半是吓坏了,所以语无伦次,竟然道:“你怎么又不敲门又不按铃就进来了!”

我嘿嘿冷笑,脸色不善:“第一,这是我的住所。第二、要拣人做科学怪人,我看你比较适合。”

小滑头陪着笑:“说说笑话,卫大侠一出马,自然那怪医生的底细,一古脑儿全都揭晓了?”

我向白素挥了挥手:“探听到了不少,事情很怪,我马上会讲,可是小宝只准听一半如何?”

良辰美景在滑头方面,功力不深,奇讶道:“如何能只听一半?”

小宝要的就是这一问,他立时按住了一边耳朵:“我只用一只耳朵听,自然只听一半了。”

良辰美景被他逗得咕咕乱笑,我向她们一指:“你们两个,真叫人当作红娘子了。”

良辰美景静了下来,温宝裕自然也不肯离去,我就把此行经过,和想到自己的行为不当,都讲了一遍,胡说奇怪:“没有结论?”

我摇头:“没有,费力医生在研究的课题,可能明对我说了,我也不懂,别说想去探索了。”

白素侧着头:“要动用到那么大型电脑来辅助,一定是十分特别的研究。”

温宝裕的神情十分失望,费力医生研究所中的一切,虽然透着怪异,但不能令他满足。最好在研究所中,有七八十只九个头二十八只脚的外星怪兽,要是我不能弄一两只回来,那就叫怪兽咬了半边头去,也不够刺激。

我摊了摊手:“他说会有疑难来请教我,我看他这几天就会来。”

小宝咕哝了一声,他虽然说得很含糊,可是我还是听清楚了,他说:“人家要去问像是什么都知道的人,你又不是。”

我自然不去和他计较,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都知道的人,连“像是什么都知道”也不可能,我明白我自己知道得够多的,就已经很好。

良辰美景却在听了我的话之后,想了一会才道:“那个人真以为他自己是李自成?”

我点头道:“看来是,费力医生显然也知道这一点,也安慰他说辫子兵全死了。”

良辰美景又吐了吐舌头:“乖乖不得了,要是叫他看到了清朝装束的电影,真怕他会杀人。”

她们不是说笑,若是一个疯子,真认为自己是李自成,看到了辫子兵,还有不大开杀戒的吗?我忙道:“对,要提醒费医生一下,别让他接触电视。”

胡说的声音迟疑:“大型电脑、疯子,真难以把两者联成一气……照他的情形来看,好像还有一个疯子……逃走了,或是离开了?”

当费力从窗前走回去,忽然拉开一只大抽屉时,曾问了一句“你回来了”,又伸手在空抽屉中拍了一下,当时我看到这种情形,也想到可能另外还有一个人。

原来是应该在那大抽屉中的,由于他接着就说要来找我,所以我才没有进一步想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