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斯理小说全集 - 招魂 - 第二部:和鬼一起生活

第二部:和鬼一起生活

良辰美景听和我故意拿费力的名字开玩笑,觉得十分有趣,哈哈笑着,互望了一眼,从她们的神情上,看出她们立刻有了一个顽皮主意,可是她们并没有说出来,只向我和白素一拱手,身形倏退,已到了门前,齐声道:“一有结果,立刻来报。”

我忙道:“且慢。”

对付她们,有时,言语所用的词汇太现代化了,未必有用,这“且慢”两字,恰好用上,她们已打开了门,身形飘向外,又立时反闪了进来。两双大眼睛望定了我。一去一回,身开快绝,我看到她们的耳垂上,一左一右,各自挂着一双式作相当别致的耳环,正在乱晃。

我道:“费力在研究课题——定十分专门,你们看不懂,自然也记不住,要带些工具去,我有——”

不等我讲完,两人已抢着头:“比起戈壁沙漠那里来,卫叔叔,你那些所谓工具,都像是石器时代的东西。”

我怒瞪着她们,两人故意作其害怕之状,可是绝不准备改口。

我闷哼一声:“好,有微型摄影机可以将文件摄下来吗?微小到什么程度?”

两人叹了一声,叫起来:“天,还用摄影机。”

我恼怒:“哪用什么?”

良辰道:“总有先进一点的吧,譬如说,图文传真。”

我更怒:“你怎知费力的地方一定有图文传真机可以供你使用?”

美景道:“我们可以随身携带。微型,无线电直接传送,扫描端子一扫而过,在戈壁沙漠处的接收机中,文件就清清楚楚出来了。”

我向白素望去,心中在想,在她们口中,那叫作戈壁沙漠的两个人的能耐,可能是被夸大了的。

这种微型的无线电图文件送真机应该还只是实验室中的东西,所以我要在白素处求证一下。

白素向我微笑,同时点了点头,肯定了戈壁沙漠确有其能,我也不禁大感感叹,因为要得到白素的肯定,并不是太容易的事:“当是天下之大,能人辈出,什么时候,倒要结识一下这两个人。”

良辰美景一听,雀跃向前:“好极了,他们不知道想认识你,扯了好多次,我们都怕挨你骂,连搭腔都不敢。”

我苦笑:“我哪有那么凶。”

良辰指着美景,美景指着良辰,指的都是耳环:“这是他们设计制造的精密通讯仪,有着多种功能,譬如说,刚才白姐姐利用电话打了一个号码,号码是把讯号输入他们住所的电脑,再自动传向发射台,我们这里,就收到了讯号。”

我吸了一口气:“每一个不同的人,有不同的通讯方式,例如温宝裕是——”

两人抢着回答:“三长两短。”

“三长两短”的讯号的一种方式,也是中国话中的一名俗语,不是很怀好意,她们当然是故意选定了这样的讯号给温宝裕用的,所以,一说了出来,就笑个不停。

我盯着她们耳下不断摇晃的耳环看,六角形,不会比指甲更大,也很薄,微型电子仪器的体积可以小到这种程度,也真是很不容易了。

两人又道:“我们的工作进行得好,你就由我们介绍给他们认识。”

我又好气又好笑:“我成了奖品了。”

良辰美景一起叫:“谁叫你‘隔着墙吹喇叭’——声名在外,我们这就去进行。”

我那时,如果知道她们“这就去进行”是什么意思的话,一定会提议她们明天早上再开始也不迟。

那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,我也是直到若干时日之后,才知道当晚她们离开之后,做了些什么。

那是后来,有一次,已成为世界著名私家侦探的小郭,忽然向我提起,说的时候,犹有余悸:“真骇人,这世上奇才异能之士真多,若干天之前,半夜三更,我的一个职员在事务所当值,进来了两个穿红衣眼的少女,行动快得和鬼魅一样,立逼着要找一个……医生的一切资料,那职员……一直以为遇到了鬼,吓得发了三天烧,也不敢当夜班了。”

我听了自然只好苦笑,还不能表示什么,只好道:“你那职员,也未免胆子太小了。”

小郭的神情十分严肃:“不是他胆小,我的事务所中,到处都有闭路电视,也一直不断进行录像。事后,录影带放出来一看,那两个少女站着不动的时候,明丽可人,两个人一模一样,可是一动时……绝无可能有人可以移动得如此之快的,她们是……”

我笑了笑,知道他接着想说什么:“不,她们不是外星人,有机会,会介绍给你认识。”

小郭望了我半晌,才道:“你认识的怪人真多。”

我立时回答:“包括阁下在内。”

良辰美景在离开之后,就在小郭的侦探事务所中,取得了费力医生的一切资料。

费力医生的研究所,由一个世界性的研究基金作资金支持。这一类的基金,对于有资格的研究者,十分宽容,付出大量的金钱供研究,三年五载,没有结果,绝不会有半分怨言,而且也绝少过问研究者如何花费金钱。

费力的研究所,甚至连建筑物,都是基金支出建成,在一个海湾的边上,十分优美清静。

这些,都是我在事后才知道的,具体一点说,是在那晚分手之后的第三天晚上。

那一天,从下午起,就显得十分不正常。本来,秋高气爽,气候宜人,可是那天却热得反常,而且十分湿闷,所以,当下午三时左右,门铃声响,我听到老蔡苍老的声音,在叱责来人时,心中在想:是老蔡愈老火气愈大了呢?还是这样的天气,令人脾气暴躁?

随着老蔡的呵责声,是一个听来有气无力的声音在哀求:“老蔡,看看清楚,是我,我不是陌生人,我是卫斯理的老朋友了。”

老蔡的声音更大,可以想象,他在大声叫嚷时候,一定双眼向上翻,不会仔细看看来人是谁的:“谁都说是熟人,我怎么没有见过你?”

我在迅速想:“声音很熟,可是曾经过了什么非常的打击,所以声音变了,那会是谁?难道是陈长青学道不成回来了?不,那不会是陈长青。”

我不想老蔡继续得罪人,所以打开书房门,走向楼梯口,向下望去,首先看到的,是叫汗湿透了衬衣,贴在来人的背上,而就在那一刹那间,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了。而且也感到意外至极。

我先喝止了老蔡:“老蔡,你怎么连这位先生也不认识了?快请他进来。”

老蔡听我一跑,才认真端详了来人一下,也不能怪他老眼昏花,这时,来人也头向我望来,在大约不到二公尺的距离,打了一个照面。我和他极熟。可是要不是刚才听到了他的声音,也不容易一下子认出他来——如果那是他刻意化装的结果,自然不足为奇;这人的化装术极精,有一次,在中国西北,秦始皇墓地之旁,他化装成了当地的一个牧羊人,就几乎把我瞒了过去。

而如今,他绝不是化装,而是由于不知道遭到了什么事,以致连他的外形,也起了变化,他本来充满自信的脸上,这时满是惊怕和疑惑,像是世界末日已经来到了一样,而在我的想象之中,就算世界末日真的来临了,像他这样的人,也不应该这样惊慌失措的。

这时,他看来完全失去了自制的能力,他的衬衣被汗湿透,看来也不单是由于天气闷热,而是由于内心的极度恐惧和虚怯,所以才会那样冒汗。

而且,他那种大量出汗的情形,皱纹满面肤色灰败。

这时,他抬头向我望来,眼神无助之至。他伸手想推开老蔡向前起来。可是非但未把年老力衰的老蔡推开,他自己反倒一个踉跄,几乎跌倒,老蔡忙伸手将他扶住,他就大口喘气来。

这种情形,我看在眼中,大是吃惊,连忙飞奔上前,一面叫:“齐白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是的,齐白,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盗墓专家齐白,在我记述的故事中,出现过许多次的齐白。

相信在看了我对来人的描述之后,再听我叫出了齐白这个名字来,各位也一定大吃一惊了。要使齐白那样坚强、勇敢、心底缜密、坚韧、具有高度科学现代知识的人,变成眼前这种样子,一定有特殊至极的原因。

齐白最近一次在我故事中出现,是《密码》这个故事,所以我立即想到,是不是那个故事中,那怪不可言的似人非人,似蛹非蛹的东西,已经发育成熟,变成了一个可怖莫名的妖孽怪物?

如果是,也的确可以把他吓成那样子的。

可是,和这怪物有关的班登医生,带着那怪物到勒曼医院去观察它的成长了,如果有了变化,我们曾约定,最快告诉我,而我没有接到班登医生的任何通知。

我一面飞快地想着,也来到了他的身边,他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背,他手心冒着汗,可是却冰冷——可知他的情形,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,他张大了口,声音嘶哑,可是出声不成语句。我把他拉到沙发前,推他坐下,他竟然一直抓着我的手背不肯放,我只好叫老蔡快点拿酒来,偏偏老蔡行动又慢,我真担心齐白会在那一段时间中,昏死过去,再也醒不过来。

齐白这样闯进来的情形,以前也发生过,可是他本领的确如此之差,我去是见所未见,就算是当年,他被一个大国的太空总署追杀,像土拨鼠一样,躲在地洞中的时候,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好不容易我从老蔡手里,接过酒瓶,用牙咬开瓶塞(我的右手臂,一直被他紧紧抓着),把酒瓶凑向他的口,他总算知道张开口,可是当他喝酒时,酒却一直流到了口外。

几口酒下去,他整个人,算是有了一丝生气,居然知道翻着眼向我望来,声音一样嘶哑,但总算可以说话了,他道:“我……见鬼了。”

我呆了一呆。

齐白是一个盗墓贼,根据“上得山多遇着虎”的原则,见鬼机会最多的,自然应该是盗墓人。

事实上,齐白经常在一些宽敞宏伟的古墓之中,流连忘返,不知道外面的是什么世界。

以他这样身份的人,见鬼了,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。本来我着实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,但这时知道他不过是见鬼而已,虽然看得出那个鬼(一个或是一群),令他并不好过,但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我有点嫌他大惊小怪,所以用力摔开了被他抓住的手臂,同时,语音之中,也不免大有讥讽之意:“哦,是什么鬼?大头鬼?水鬼、长脚鬼?青面獠牙的男鬼,还是百般娇媚的女鬼?”

齐白用那嘶哑的声音叫:“我见鬼了,你知道吗?我见鬼了。”

他并没有怪我在讽刺他,只是又抓住了了我的手臂,摇着,力量不大,十分虚弱,重复着他的遭遇,充满了求助的眼神。我不忍心再去讽他,叹了一声:“看来,你遇到的鬼,没给你什么伤害。你现在的情形这样差,多半是人心理作用。”

这两句话,倒对他起了一定的镇定安慰作用。他接过酒瓶,又喝了几口酒;才大大吁了一口气,双手捧住了头,过了一会,才道:“我本来一直不相信有鬼,可是这次……唉,这次……我真的见鬼了。”

我等他再说下去。

他再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不但见到了鬼,而且,还和鬼一起生活了三天。”

我皱起了眉:“请你再说一遍。”

齐白虚弱地重复:“我和鬼一起生活了三天。”

我大摇其头:“鬼有什么生活?人死了才变鬼,既不生,也不活。”

要是换了平时,齐白一定会因为我在这种情形,之下还在咬文嚼字而生气,可是这时,他看来连生气的精神都没有。他只是改口:“好,就算是我和鬼……一起存在了三天。”

我心中仍充满了疑惑:“照你现在的情形来看,你见到的鬼……应该你一见就逃才是,如何和他一起存在了三天之久?难道鬼有什么力量,使你无法避开?”

齐白双眼张得很大,眼神惘然,像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了生了什么事,而且频频舔着唇。

我拿了一大杯水给他,他端起来。咯咯地喝着,又再喝了几口酒作为补充,这才用比较正常的声音问:“能听我从头说?”

我拍着他的肩头:“当然,老朋友。当然。如果有什么鬼,能把你吓成那样,我自然有兴趣听。”

齐白更正我的话:“我不是害怕,只是……感到无比的诡异。人对死亡那么陌生,而鬼魂一直又是……虚无缥缈的,忽然有……一个鬼,结结实实出现在你的面前,那感觉……怪到了不可思议……”

我早就承认灵魂的存在,也进行过不少工作,去搜寻和灵魂接触的方法,有时成功,有时失败。但确如齐白所说,研究、探索灵魂、是一回事,一个“结结实实”的鬼在面前.又是另一回事。

(“结结实实”,他用了多么奇怪的形容词。)

我也不由自主,感到了一股寒意,齐白望着我,一副“现在你知道了吧”的神情。

我向他作了一个手势,示意他说得具体一些。

齐白喘了几口气,才道:“是一个老鬼……我的意思的,一个古老的……死了很多年……却又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……”

他的遭遇一定令得他震惊万分,因为直到这时,他说话仍然断断续续,难以连贯,也使得听来格外有一种怪异之感。

我也受了一定程度的感染,向他作了一年手势:“慢慢说,从头说起。”

齐白望着我,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接着又大口喝酒,又抿了嘴好一会,才道:“最近,我发现了一座十分奇特的古墓——”

一个故事,如果用这样一句话来开始的话,应该是相当吸引人的,可是齐白如果要说一个故事,而用这样一句话作开始,那却一点吸引力也没有。因为作一个盗墓狂,要是每隔三五天,他不能进入一座新的坟墓,只怕比常人三五天不吃东西还严重——他会因此死亡。

所以,发现了一座古墓,对他来说,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

不过,也还有值得注意的地方,他说“十分奇特的古墓”。齐白“阅墓多矣”,能让他称为“奇特”,当然不简单。

所以,我并没有表示意见,而且我也想到,他将要作出的叙述,一定惊人至极,因为他曾如此震怵。

他停了一停:“这古墓,显然是墓主人生前就经营的,在经过了传统的墓道、墓室之后,是相当宽敞的地下建筑,几乎完全比照地上的一幢宅子建成,连内中的陈设,也和一幢舒适住宅所有的无异。当我进入的时候,同节都保存得极好,完全可以使用——”

他讲得渐渐流利了起来,本来应该让他说下去,不该打断他的话头,可是我却无法忍得住最基本的疑问,所以我一挥手:“等一等,你说的那个古墓,是中是西在什么地方?那一个省?”

这些问题,十分重要,可是齐白听了,却翻着眼:“那有什么重要?”

我有点生气:“当然重要,你说那座古墓十分奇特,有着地下住宅一切完善的陈设,那是现代北欧家俱,还是古罗马的大理古浴池。可以是日本式,也可以是中国式。”

齐白抿着嘴,看来在考虑是不是就座回答这个问题。

这令我更生气,他带着一条命,十成之中去了七八成的样子来看我,宣称他和一个鬼在一起过了三天,当然是要向我求助,可是这时,却又吞吞吐吐,这的确叫人无可忍受。

我冷笑一声,说话也就不客气起来;“我知道,盗墓贼大都鬼头鬼脑,自己找到了一座古墓,就以为全世界的人,都会涌进那古墓去,所以一定要严守秘密,睡觉也最好把嘴缝起来,以免说梦话。”

齐白涨红了脸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……说我?”

我冷笑:“怎么不可以?我知道,那墓,离这里多半不会太远,不然,以你的精神状态来看,你也根本支持不到我这里,早已倒毙街头了。”

齐白苦笑:“干吗生那么大的气?不是我支吾,是他不让我说。”

我大声问:“谁?”

齐白道:“他……那个……鬼。”

我更大声道:“任何鬼,都曾经是人,任何人,都有名字,就称他的名字好了,那个鬼的名字是什么?”

齐白张大了口望着我,样子像是白痴。他的这种反应,当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而他的这种神情,竟然维持了一分钟之久,这真正在考验我的忍耐程度——近年来,我涵养好了不知多少,要是换了以前,早就抓住他的头发,把他横拖倒拽出去了。

过了一分钟,他才摇了摇头:“不能说,我答应了他不说的。”

我怒极反笑:“他是一只鬼,照你说则是一只老鬼,死了好多年了,是不是?多少年?”

齐白喃喃地道:“五百多年了。”

我一声断喝。“一个人死了五百多年,又变成了鬼,还有什么可保守秘密的?他为什么不让你说出他的名字来,他还有什么可怕的?你说这种鬼话来搪塞我,是想和那老鬼去永远作伴?”

齐白脸涨得血红,可知他的心中也十分愤怒,不到半小时之前,他连站也站不稳,此时居然霍然起立,气咻咻道:“卫斯理,你这人,你这人——就是不讲理,什么都自以为是,我为什么要骗你,是他不让我说,我指天发誓,是他不让我说,而当时,他要我保守秘密,我也曾发誓答应他。”他那样声嘶力竭,一副此情唯天可表的样子,自然不会打动我,我“嘿嘿”冷笑:“像你这种人,发誓的时候脸不应该对天,应该对地。所有的古墓全在地下,你整天向地下掘,小心有一天,掘到了地狱去。”

齐白用可伯的神情盯着我,我则冷冷地望着他。过了好一会,才看出他是尽了最大的努力:“你不想听我和那鬼在一起的经过了?”

我立即回答:“想,非但想,而且想得很。”

他忙道:“那就——”

我一声大喝,打断了他的话头:“我要听一个完整的故事,有确切的人名、地点、发生故事的一切详细背景,而不要听你在某时某地某古墓之中遇见了某个鬼。”

我一口气说下来,齐白脸上红了青,青了红,好半晌讲不出话来。

我又道:“看你刚才来的情形,你极需我的帮助,你要人帮助,就必须把一切都告诉别人,而不作保留。”

齐白叹了一声,坐下来,双手托住了头,一会,才道:“你错了,我的情形不好则由于遇到的事太诡异,我说过了,我不是害怕,我也不要你什么帮助,事实上也帮不了什么。”

我给他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:“那你来找我干什么?”

齐白一字一顿:“想来和人分享……奇异的遭遇,或许,如果那愿意,你也可以有机会……和他见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