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斯理小说全集 - 招魂 - 第九部:大明建文皇帝

第九部:大明建文皇帝

齐白发任,忘了用力,那人又用力一挣,把他推到了一边,半伏在地上,那姿势也有点俯伏跪叩的味道,那人已经站了起来,指着他:“你奉不奉太祖遗诏?”

齐白几乎哭了出来:“什么太祖遗诏?你是谁?”

那人陡然一怔,神情疑惑之至,身子挺了挺:“朕是谁?你又是谁?不是派来……赶尽杀绝的?”

齐白也一跃而起:“我杀你?我杀你干什么?”

那人的神情疑惑之极,连连摇头:“逆贼居然会发善心?不、不,绝不会,方老师不肯奉伪诏。竟遭腰斩,灭十族,这事朕也听说了。”

那人在这样说的时候,神情十分认真,齐白忍不住踏前一步,伸手想去按他的额角,看看他是不是在发高烧。

山中瘴气,热带黄热病的特征之一,就是患者会胡言乱语。

可是他手才一伸出,那人就“啪”的一声,把他的手打开,凛然道:“像方老师,才是大大的忠臣。”

齐白这时,感到事情愈来愈是诡异,虽然他见多识广,也难免遍体生寒。

他沉声道:“你说的是方孝儒方老师?”

那人听到了一个“你”字,一瞪眼,想要发作,可是却又长叹一声:“当然是,你也称他方老师?”齐白灵机一动,心想不是发生了什么事,眼前这个人,行径言语如此怪诞,和他套套交情,总不会错,所以他点头道:“我是他的学生,灭十族,连方老师的学生,都在诛杀之例,得信早的,四下逃散,我一直向南逃,才逃进深山来的。

那人连连叹息:“祖宗社稷”

齐白看出那人气度不凡,他虽有点知道,但却绝不愿承认,所以他战战兢兢,试探着问:“尊驾感叹国事,心情沉痛,又称奉有太祖遣诏,尊驾是——”

那人俨然道:“朕是太祖长孙,大明建文皇帝。”

齐白一问,倒问出了那人的真正身份,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做,饶是他机智过人,这时也只好搔耳挠腮,没做道理处。

建文帝这时,已恢复了皇帝的威严,和刚才逃命时的狼狈相大不相同,一声陡喝:“还不见驾?”

齐白心中发虚,被他一喝,不由自主,跪了下来,口中学着戏台上见皇帝的礼仪,叫道:“草民齐白见驾,愿吾皇万岁——”

他叫到这里,一想不对,管他是什么皇帝,现在早就死光死绝了。

(我听到这里,大喝一声,想要取笑齐白几句,可是笑得一口气呛不过来,连连咳嗽。连白素那么稳重的人,这时也不禁笑个不停。因为齐白的遭遇,实在是太古怪了,古怪到了不知所云的地步。)

(齐白长叹一声:“别笑,别笑,当时我也想笑,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使相信,这个人,真是大明建文皇帝,他当然死了,那是……他的鬼魂。”)

(我止不住笑,白素已按着胸口:“对不起,请你说下去,我……不再笑。”)

(齐白盯了我好一会,直到我不再笑,只是喘气,他才继续说下去。)他一想到不论是什么皇帝,都必然已死,自己还叩什么头,叫什么万岁,他暗骂自己荒谬,一跃而起,这时,他只道自己受了捉弄,还没有想到对方是鬼,所以他很恼怒:“你装神弄鬼,在玩什么花?”

那建文帝十分恼怒,瞪着齐白,齐白也还瞪着他,那建文帝却又有点怯意(这个落难皇帝,当然不是什么有才能的人,齐白要对付他,其实绰绰有余),道:“你不信朕的身份?”

齐白双手交叠,放在胸前:“不管怎样,你能发现这里,也不容易。”

那建文帝涨红了脸:“什么发现这里,离开京城之后,我一直居住在此。”

齐白“哦”地一声:“住了多久?”

这一问,令那建文帝陡然一怔,神情在刹那间,变得惘然之至。那是一个很普通的问题任何人都可以一下子变回答出来的,可是那人皱着眉,苦苦思索了足有一分钟之久,仍是一片惘然,反问齐白:“多久了?”

这时,齐白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,他后退了一步,仔细看着那人,看来看去,那自称是“大明建文皇帝”的人都是人,但是一个字,自齐白的心底深处升起,到了明知荒诞,可是却再也不可遏止的程度。

那个字是:“鬼。”

他不由自主,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颤:“如果你是大明建文帝、那么,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
那人用力一顿足,恨恨地道:“那还用说,都是齐泰、黄子澄误国。李景隆枉为征虏大将军,失误军机,逆军临城,竟然开城降逆,要不是太祖高皇帝早有预见,在宫中修了通向城外的地道,朕早已命伤逆贱之手了。同行者一百余人,分成十二批南下,途中饱经艰险,方始来到了太祖高皇帝几年之前,命人修筑的这座秘密行宫之中,屈指算来,已有……已有……”

他时而慷慨激昂,时而愤然不平,时而感叹万千,讲到这里,神情又复惘然:“已有多久了?”齐白一面听,一面身子把不住发抖。那“建文帝”所说的,前一大半,都是明朝历史之中,众所周知的事。普通之极。

可是自“同行者一百余人”起,所说的每一句话,却又是历史上从来也不为人知的奥秘。

随便齐白怎么设想,他都无法想像眼前发生了什么事,他只觉得诡异莫名,所以身子才会忍不住发抖,他的勉力定了定神,才道:“你自南京逃出的那年,到现在,已过了五百八十二年,你说你在这里住了多久?”

那“建文帝”陡地一震,刹那之间,神情可怕之极,眼睛像是要从眼眶中直跌了出来一样,额上青筋绽得老高,厉声道“你胡说什么?五百八十二年?”

齐白叹了一声:“是的。”

那建文帝的声音更是尖厉:“我岂有这等高寿?你说我……我怎么会?”

齐白叹了一声,心想人变成了鬼,自己还不知道,这种事情也是有的,反正总要叫他知道,不如就对他直说算了。

齐白在盘算,怎样说才能委婉一点,不致于太刺激了那鬼,他同时也想起了许多记小说中记的,人不知自己成了鬼,照样活动,别无异状,一旦知道了立时变成了死人,仆地不起。

如果发生了那样的情形,那么这个“建文帝”,死了至少超过五百年,他一仆地,只怕就是一堆跌得散了开来的白骨。

(我早已说过,接下来发生的事,乱七八糟,一塌糊涂之极,齐白那时有这样的想法,自然不足为奇。)

他想伸出手去,按在对方的肩头上,以令对方镇定一点,可是皇帝的龙体,显然不能让人随便乱碰,那“建文帝”大是不悦,面露愤怒之色一下子将他的手拂了开去,喝道:“规矩点。”

齐白苦笑,作了一个手势:“你自然没有如此高寿,一定……早已……归天了……”

那“建文帝”又是陡然一震,齐白连忙后退了几步,生怕全突然之间变成了一蓬白骨,四下乱溅。

等了片刻,人仍然好好的是人,只瞪大了眼,十分恼怒,他道:“胡言乱语,该当何罪。”齐白叹了一声:“你说有百余人和你同住在此,他们在何处?”

“建文帝”又是一片惘然;“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,复国无望,返京无门,自然有人生老病死,一个个少了,又没有新来的人,一直到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他本来是以十分伤感的语调在感叹的,说到一半,突然发出了凄历之极的三下叫声来。

那三下叫声,把齐白吓了一大跳,倒也罢了,接下来发生的事,虽然齐白胆大到可以经年累月在古墓之中打转,但是也一想起来,就不免冷汗直冒——这多半也是他上次来我这里时,吓得失神落魄的主要原因。

那“建文帝”叫到了第三声,突然一伸手,紧紧抓住了齐白的手臂,神情可怕之极,双眼突出,汗涔涔而下,他抓得十分有力,可是齐白由于害怕,也不觉疼痛。

齐白在那一刹那间所想到的是:自己叫一个鬼抓住了,那是一个死了五百年的老鬼。

他双手乱摇,喉际“咯咯”作响,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,不知如何才好。

就在那时,那“建文帝”更以撕心裂肺的声音在惨号:“我终于也死了。我死了,一代至尊,在荒山之中。”

他的叫声,在整个山洞中,呼起了阵阵回响,刹那之间,齐白只觉得阴风阵阵,恍惚之间,像是不知有多少鬼魂,在跟着他一起号叫。

齐白也不由自主大叫起来:“你的死不关我事,你早已死了,至少死了五百年。”

他也不知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,一下子挣脱了“建文帝”的手,反倒用力抓住了他的肩头。

齐白用力摇着:“你定一定,人没有不死的,死了变鬼,能像你这样……魂魄凝固……宛若生人的……真是罕见之极……那又有什么不好,何必悲号?”

齐白这时所说的什么“魂魄凝固,宛若生人”等等,自然是鬼话连篇;可是在这样的情形下,他还能说些什么呢?他能想出这样的话来说,已经不容易之至了。

只见那“建文帝”听了,脸色死灰,身子簌簌发抖,口唇也颤动着,在他的口中,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来:“我身死已久……已五百年之久。不知大明天下,如今是什么人当道?”

齐白苦笑:“明朝早已亡了,唉,说来话长,你现在等于与天同寿,我看你是天下第一奇……奇……”

本来,“天下第一奇人”的称呼,可以说当之无愧,可是齐白认定了眼前那个不是人而是鬼,自然不能称之为奇人了。而如果称为“奇鬼”。又不知鬼灵是不是有什么忌译,很怕马屁拍在马脚上,所以一时之间,竟不知如何说才好。

那,“建文帝”这时长叹一声,又从头到脚打量了齐白一下,摇着头:“五百载,世风必已大变,你这一身服饰,算是什么?你头发何以如此之短,莫非是罪囚之徒?”

古时把头发剪短,是刑罚之一,称作“尧”刑,这齐白是知道的,齐白向那“建文帝”一看,只见他的头发比常人长些,但也未及古人的标准,而且也就是这样乱糟糟地披散着,看起来不像有什么皇帝的气派,他忍不住道:“你自己的头发也不比我长多少。”

“建文帝”像是吃了一惊,忙伸双手去摸头发,一摸之下,神情更是大惊,牙齿相叩。发出“得得”的声响: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?这……还成何体统?”

齐白反倒安慰他:“曾有记载说你曾削发为僧,或许……自那时起,便剪了头发?”

那“建文帝”的神情彷徨之极,那种无依无靠的凄苦,绝不是造作出来的,叫看到的人,同情之心,油然而生,可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才好。

只见他双手抱住了头,身子慢慢蹲了下来,一直到整个人蜷缩一团,在那里强烈地发着抖,齐白在这时,忍不住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两下。

这一下动作,又令得齐白疑心大起,在拍了两下之后,又伸手在他的手背上,轻轻一按,触手处,分明暗暖如同活人,一点也不像鬼魂应有的冰冷。

齐白更不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,也就在这时,那“建文帝”抬起头来,一脸苦涩:“唉,我无法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知自己是人是鬼。不过我太祖高皇帝既然安排我一直住在这里,我也唯有在这里住下去,你既然来了,也算有缘,请进来一叙。”

那建文帝说着,看来十分艰难地站了起来,齐白想要去扶他,却又遭到了他的拒绝。

他向内走去,齐白在后面跟着,不到三分钟,齐白就绝对可以肯定,那自称“建文帝”的,绝对是这座古宅(或这个古墓)的主人。

齐白是盗墓专家,对古建筑物,有相当程度的研究,可是即使以他专家级的程度,进入了一所陌生的古宅。也必须有一个摸索的阶段,绝不能够一上来就熟门路。

何况这所古宅,不但回廊曲折,造得十分隐蔽,而且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暗门暗道,那更要大费周折,才能够弄得清来龙去脉。

可是,那“建文帝”大踏步极快地向前走着,该转左就转左,该转右就转右,一点犹豫也没有。更看得齐白目瞪口呆的是,他顺手在墙上或柱上一按,齐白连机关掣钮在哪里,都还没有看清楚,暗门已打开,有一扇暗门,是在一根一人合抱粗细的圆柱之中,设计之精巧,连开白这样的机关专家,也赞叹不已。

当他跟着“建文帝”走进圆柱,经过了一个窄的市道.忽然开朗,又到了一个堆满了玲拢透剔的假山石的院子中时,他不禁由衷道:“这……宅子的秘道,建造得那么妙,只怕大内锦衣卫的高手,就算找到了这里,阁下也可以安然无恙。”

这齐白这样说,是由衷地对这古宅的称颂,他再也没有想到那“建文帝”对“锦衣卫”这三个字的反应,会如此之强烈。

(明朝自洪武年起,皇帝的亲军有十二卫,以“锦衣卫”最重要,明成祖更把亲兵扩充到二十卫。)

那“建文帝”本来是大踏步在向前走着的,一听得齐白那样说,先是陡地停住,然后,缓缓转过身来,脸色铁青,那巨宅处在一个大山洞之中,在屋内,光线不见昏暗,但此际恰好来到了一个小院子中,所以可以看到他惊怒交加的神情。

他已怒得说不出话来,只是伸手指着地上,手指在微微发抖。

齐白一时之间,不知他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,反倒问:“怎么啦?”

直到这时,那“建文帝”才厉声叫了出来:“跪下。”

齐白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又是骇然,他当然不会跪下,只是道:“我说错了什么?”

那“建文帝”刚才在喝齐白跪下之际,兀自声色俱厉,可是这时,身子却又像筛糠也似发起抖来,声音呜咽:“你……竟拿锦衣卫来吓朕,你……你……”

齐白这才恍然,知道“建文帝”虽然躲在这荒山野岭之中,但一定也派人出去打探消息(所以他知道方孝儒被腰斩灭十族,自然也知道明成祖,他的四叔,不知派了多少人,遍天下在搜寻他的下落。

其中的主力,自然是“上二十二卫”,而又以锦衣卫为主。

这种大规模的搜捕行动,一定令得他许多年来,谈虎色变,心惊肉跳,寝食难安,唯恐有朝一日,这个秘密所在被发现。

而刚才却偏偏又的提起了“锦衣卫”,所以才令得他这样惊怒交加。

一想通了这一点,齐白首先又起了一股妖异之感:这个……鬼,还真是建文帝,一点不假,不然,不会反应如此强烈,接着,他就苦笑了一下:“对不起,我是无意间提起的。事实上,这里如此隐蔽,谁也发现不了。”

听得齐白那么说,“建文帝”像是放心了一些,但随即又疾声问:“你又是如何发现的?”

齐白忙解释:“我是专才,普天之下,唯我一人而已。”

“建文帝”盯着齐白,脸色阴晴不定:“你……准备终老此处?”

齐白忙道:“能和你在一起……我很荣幸,我可以长期在此,但总要离开的。”

“建文帝”脸色大变,连叫了几声:“来人,来人。”

他叫得虽然声音宏亮,可是在空洞的巨宅之中,除了嗡嗡之声之外,没有别的回响。

齐白这时,也不免暗暗吃惊,心想若是应声奔出十来个锦衣卫来,抓住了自己,“建文帝”又大喝一声:“推出午门斩首!”那可不是玩的。

所幸“建文帝”叫了几声,一没有人出来,齐白才定下神:“你怕什么?所有要找你的人早已死了,时易事迁,你只不过是历史人物,就像你……在世之日,看唐太宗、成吉思汗一样,哪里还有什么恩恩怨怨?”

“建文帝”双手乱摇:“千万别这么说,我既然可以还在,叛敌也一定可以在,一样不会放过我。”

他说得极其认真,语音中的那股恐惧,影响了齐白也感到危机四伏,一不小心,就可以有杀身灭门之祸。

所以他一叠声道:“是,是,我不会胡乱对人说。”

他这时所想到的是,如果明成祖的鬼,指挥着一大批锦衣卫的鬼,前来拿建文帝的鬼,那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。

由于这种想法,实在太荒诞了,是以他不由自主,在自己的头上,重重打了一下,不由自主喘着气。这时一他也想到了我,这样的奇遇,他自然会想到我,要说给我听,来和我商量。

他道:“我至多只对一个人说起。”

“建文帝”厉声道:“一个也不行,我……若是我……还有人可以差遣,定然不容你活着离开此处。”

齐白叹了一声:“可是……你死了已经五百年,还有什么可怕的?”

“建文帝”仍然双手乱摇,顿足:“总之,唉,从长计议。”

他说着,向前走,不多久,就来到了一间布置得极其精致的书房之中。齐白是识货的人,一看到书房中的摆设,心头就怦怦乱跳,那一整套明黄色的五爪金龙御窑瓷器,外面根本没有见过,显然是专为建文帝这个避难所而设的。

“建文帝”在呆了片刻之后,居然“皇恩浩荡”,赐齐白坐。齐白坐了下来之后,“建文帝”便问天下大事,可是怪的是,齐白讲了一点点,他就用力一挥手,神情疑惑:“怪,这些事,我全知道,对了,明祚最后,崇祯皇帝在反贼李自成破应该之后,在煤山自尽,接着,便是满族进关,建立满清皇朝。”

这一直,轮到齐白目瞪口呆,但是他立即找到了解释:这是一个五百年的老鬼,老鬼不会一直自困在这古宅之中,说不定云游四方,刚才看他的情形,就像是才外出归来,那么,他知道这五百年来,世上发生过一些什么事,自然不足为奇。

齐白想到了这一点心中暗自庆幸,心想若是他“下旨”要自己将那五百年的历史详细讲给他听,倒也是一件麻烦事。

这时,“建文帝”又皱起眉:“朕饿了,又思饮酒,你且去备来。”

齐白直跳了起来,嚷:“我怎知酒菜在何处?况且你,你……根本是鬼……如何还要进食?”

“建文帝”神情茫然:“感到饥饿,自当进食。”

齐白又是疑惑,又是惊骇:“这宅子那么大,你可知粮食贮存何处?”

“建文帝”翻着眼:“自有仆役准备,我怎知道?”

齐白苦笑:“你可是自归天之后,魂魄一直云游在外,至今方归?”

“建文帝”好像连这一点也不能肯定,只是侧着头想,一句话也说不上来,齐白无法掩饰:“总是你对这宅子熟些,我们一起去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