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斯理小说全集 - 在数难逃 - 五、异常反应

五、异常反应

红绫点头:“油布有桐油,棉布,还有什么?”

她这样一问,连七叔也不禁倦容全消。

红绫见我们都不出声,她又道:“这东西,没有油布应有的成分,那黑色的,也不是漆!”

我疾声问:“那么,它是什么?”

红绫答得干脆:“我不知道。”

红绫说不知道,那就是真的不知道,我向七叔望去,七叔的神情,疑惑之至:“不是油布是什么?我一看就以为那是油布——一直以为那是油布,所以,从来也没有想过去化验它,看看这真是什么?”

我伸手自红绫的手中,接过了那幅油布来,用手指搓了一下,那质感,除了油布之外,实在不可能是别的什么。我把它交给了白素,白素把它握在手中,神情也疑惑之至。我道:“简单,把它拿去化验就行。”

我一面说,一面拿起一把剪刀,想把它剪下一角来作化验之用。可是剪刀在手,发现竟无从下手。因为上面写满了数字,几乎达一点空隙也没有,想剪下米粒大小的一块来,也在所不能。

我向七叔望去,他伸手向自己的额头指了一指,意思是数字,他全部记在脑中,我摇头——这靠不住,八千多个数字,不论在第几位记错了一个,其涵义就可能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七叔明白我的意思:“我有摄影纪录,也有可以放大的微型胶卷——我对计算机不是十分熟悉,但是你完全可以放心,把这些数字,输入计算机之后,再加以化验。”

我吸了一口气:“把这些数字,输入计算机,是势在必行的事,要解开那么庞大数字的谜团,人力肯定无能为力,七叔,你能全权委托我进行。”

七叔摊了摊手:“我把这段往事告诉你,就是还有此意——时不我予,我也没有时间去破解这个谜了。”

七叔的这种感叹,并不是说他真正生命朝不保夕,那是上了年纪的人常有的感叹,我道:“那你就好好在这里休息,让我去进行。”

七叔考虑了片刻,总算点了头。

我向红绫望去:“你什么时候,有了触手就知物质质地的本领?”

红绫叫了起来:“我不是触手就知,而是经过缜密的分析!”

她一边说,一边指着自己的脑袋。

我仍然不明白她何以有了这种本领,但在一旁的白素,已示意我别再问下去。我已知道发生在红绫身上的古怪事情甚多,有的早已超出了我的理解能力,而且,红绫本身也难以向我解释明白,所以我便不再问,改口道:“这事,最好委托戈壁沙漠去做。”

白素道:“他们……好奇心太甚,只怕七叔不愿意他当年的事,广为流传……”

七叔立时道:“说得对。”

我想了一想:“可以说明在先,只做事,不准问。”

我这时,提出要戈壁沙漠来帮助对付,包括了要请他们把这八千多个数字输入计算机,也要他们化验“油布”和书写数字的“漆”的质地成分种种事情在内。

要做这些事,戈壁沙漠自然胜任有余,我其时,并未想到,事情会有意料之外的突破,只是在考虑如何可以不伤他们的自尊心,又杜绝他们的好奇心。

并不是我对他们不信任,只是我感到七叔的故事,牵涉到很多人的秘密,尤其是穆秀珍的身世,所以我不以为太多人知道,是一件好事。

白素明白我的意思,她道:“分开来先把那堆数字给他们,等到我和秀珍取得了联络之后,看她的意思如何,再作打算!”

我大表同意,于是,白素把油布上的数字影印,我和戈壁沙漠联络。

本来,这两人一听到我的电话,每次都是兴高采烈,唯恐我在进行的事,没他们的份,总是立刻飞奔而来。可是这一次,竟然大是不同,电话一打通,我道:“有一件事,想和两位一起研究研究。”

我说了之后,足有四十八秒,电话的那头,竟然没有反应。我“喂喂”了几声,才听得两人道:“对不起,卫斯理,我们近来很忙——忙得屎流屁流,简直连放屁的时间也没有,不能帮你。”

我素知两人说话夸张,但是忙到了“连放屁的时间也没有”,就未免太过分了。

这两个家伙,竟然“吊起来卖”,端其臭架子,这令我有点恼火,我道:“我这里的事,揭开就有趣——是你们自己曾求我的,若是有神秘之事,需要探索,不要忘了你们的一份。”

两人犹豫了一下,可知我的话,已经打动了他们的好奇心。

可是,接下来,他们的话,仍然是拒绝:“对不起,卫斯理,我们实在太忙了,真的,手头上的事,一秒钟也放不下——一秒钟都不浪费,也不知道有生之年,是不是能够做得完。”

我大是恼怒,这两个家伙,竟一再推三搪四,我大声道:“做不完,就带进棺材去做!”

两人竟然不以为忤,长叹一声:“要是真能带进棺材去做,那就好了。”

我不禁感到自己大是不对,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们——在许多事情上,他们两人,以他们过人的才智,帮助我解决了许多疑难。如今他们推辞,必然有他们的原因,我怎能强人所难?

这么一想,我大是内疚:“对不起,我太自私了——我想你们研究的事,不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
两人道:“我们现在在忙的,也不是自己的事。”

我进一步提出:“我是不是帮得上忙?”

两人迟疑了一下,我听得他们像是低声争辩了几句,才听得他们道:“我们……需要和一座大型计算机取得联络,要和那大型计算机沟通,通过它,分析一些资料,你能帮我们?”

我听了之后,不禁呆了一呆——我正想借他们的计算机设备,来分析这一堆神秘数字,谁知道他们还需要大型计算机的协助。

我想了想:“我知道,在欧洲的云氏工业集团,他们拥有全欧洲最大的——”

我的话可没有说完,突然听到戈壁沙漠发出了一下怪叫声,像是触了电一样,紧接着,电话就挂断了!

我不禁大吃一惊——这情节,倒有点像紧张电影中的情节——电话打到一半,对方那边,忽然发生了变故。

我赶紧放下电话,略定了定神,白素已递过另一具电话来。

我接过电话,拨戈壁沙漠的号码,可是才拨到一半,原来的电话已响起,白素按按掣,就听到了戈壁沙漠的声音,两人在齐声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他们道歉,这证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变故。我斥道:“你们在搞什么鬼?”

两人支吾了一阵,才道:“我们太忙,一面通话,一面工作,所以忙中有错。”

我大喝一声:“见鬼,究竟在弄什么花样,从实招来,要是不说——”

我还没有说出下文,两人已经怪叫:“就是不说!”

这两人就是如此可爱,他们并不否认他们心中有事,只是说“不说”!

我叹了一声:“多年交情,原来如此!”

两人一听,叫起屈来:“卫斯理,你也不见得每一件事都对我们说,何况,那是别人的事!”

想起在找他们之前,我还花了一番心思,如何对待他们,我不禁大是惭愧,忙道:“是,代他人守秘密,是做人的起码道德——等你们发觉了之后,是不是可以帮我这个忙?还有,云氏工业集团的计算机,你们要不要?”

两人又像是被鬼捏住了颈子一样叫了起来:“不要!不要!绝不要。”

我心中疑惑之至:云氏工业集团的大型计算机设备,号称全欧洲首屈一指,而且云四风和穆秀珍都是熟人,一说即合,为什么戈壁沙漠会对之有如此的抗拒?

其它的大型计算机组合,虽然也可以借得到,但是却要大费周章!

我闷哼了一声:“我只当你们需要大型计算机,不知道你们还要选择性地接纳!”

两人急忙道:“不要了,什么也不要了,就当我们没有提过!”

我心中更是疑惑,一时之间,想不出其中原因来,向白素看去,只见她眉心打结,也正在思索。我赌气道:“不提就不提!”

就在这时,白素开口:“戈先生,沙先生!”

两人忙道:“阿嫂太客气了,叫我们的名字就行。”

白素道:“本来,我们要两位帮忙解决的,是一大堆数字之谜。”

这句话一出口,只听得电话那面,传来了“嗖”地一声响,两个人一起倒抽了一口凉气,接着,两个人就像是捱了闷棍一般,没有了声息。

白素向我扬了扬眉,我只知道白素这一句话,起了相当大的作用,可是我却不知道这作用如何会发生。

后来,白素笑我:“这不是好现象,怎么你的反应,变得如此迟钝了?”

我拍打着自己的脑袋:“只能说你的反应更灵敏了,我怎么能想到有这么微妙的联系在!”

白素又安慰我:“我也是灵光一闪,从他们的异常反应之中,得到了灵感。”

我向她拱手,表示叹服。

白素的“灵光一闪”是这样来的:戈壁沙漠在两次听到了“云氏工业集团大型计算机”之后,都有异常的反应,于是在她的脑中,先闪出了云四风,穆秀珍的名字(我也曾想到过,可是我没有像她那样进一步说下去),然后,她立即想到,我们要解决的那一堆数字,来自一个女婴的襁褓,而这个女婴有可能是穆秀珍。

就像是演算数学题一样,她找到了相同的因子:穆秀珍。接着,她就想到,如果事情有关穆秀珍的秘密,而穆秀珍又不想任何人知道,自然不能通过云氏集团的计算机来解决——这就是两人有异常反应的原因。

而那堆数字,和穆秀珍身世有关的可能甚大,会不会穆秀珍亦有了这堆数字,知道和她自己有关,正帮助戈壁沙漠在解决呢?

一想到这里,两种全然不相干的事,就有了联系,所以她就冒出了这一句话来。

如果她设想全然不符事实,戈壁沙漠自然不知道白素在说什么,而如果她料中,那么,她这句话,就有雷霆万钧之力!

现在,从戈壁沙漠两人的反应来看,白素的那句话,起作用了!

我当时只知起作用,并不知就里,但是就势帮腔,我却是懂的。我立时道:“是一大堆数字,八千多个!”

我这句话才一出,就听到一阵淅沥哗啦,难以解释的声音。

我估计,那是两人在听了我的话之后,有了相当过激的反应,例如直跳了起来等等,碰翻了不知什么东西而造成的。我沉声道:“两位多保重!”

只听得两人呻吟也似的声音传来:“八千……八千……八千……”

他们连说了三声“八千”,那更使我和白素肯定,他们的怪异反常行为,正是和这堆数字有关!

而且,我们也进一步肯定了,这一堆数字,和穆秀珍有关——至于有关到了什么程度,和何以有关,这时我们自然无法深究。

而就在两人的“八千”声中,我和白素齐声接了上去:“三百——”

两人又发出了一下类似呻吟的声响,接下来的声音,很是微弱,有点气若游丝的味道,他们说的是:“——四十——四十——”

我大声道:“一——”

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“一”字,但是却力道甚大,轰得戈壁沙漠,足有一分钟出不了声,我“喂”了几十下,他们才有了反应。

他们一有反应,却甚出我的意料之外,他们一起埋怨起穆秀珍来。两人道:“云夫人也真是,要我们对天赌咒,不能泄露秘密,他自己又去找卫斯理和白素,这……真是太欺负人了!”

两人的语调,真是伤心欲绝,而他们的话,也证明了在他们手上的那堆数字,真是和穆秀珍有关,是穆秀珍找他们进行研究的。

不知道为什么穆秀珍不肯让别人知道,看起来,竟像是她的丈夫云四风也不知情。

而这时,我真是心花怒放之至,因为这是一大突破——这堆谜一样的数字,当年那女婴是否穆秀珍等等,多年来的疑问,却可以有一个突破!

而许多疑团,在有了一个突破之后,往往就离水落石出之期不远了!

我大声道:“两位,我们是不是要对一对那堆数字,从头对起,还是从尾对起?”

戈壁沙漠喘着气,一口气说了二十个数字,正是那堆数字的头二十个,我接下去,也念了二十个,两人叫了起来:“不必对了,不必对了,云夫人真是,唉,云夫人真是……太……太……”

听到两人恨声不绝,白素柔声道:“两位怪错人了,我们手头上的这组数字,并非来自云夫人,而是另有获得的途径。”

两人“啊”地一声,像是意外之至,他们的脑筋极灵活:“要是两方面来路一对证,对解开这组数字之谜,大有帮助!”

我说道:“是啊,云夫人可有告诉你们这组数字,她自何处得来?”

两人叹了一声:“没有,而且,她也要求我们,不要追问。”

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,白素道:“那么,请两位立刻和她联络,与她一起到我们这里来,我相信双方印证,可以有大突破。”

两人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但你们——”

我忙道:“当然我们也找她。”

穆秀珍已成了事情的关键人物,在戈壁沙漠连声答应,通话完毕之后,白素眉心打结,神情怅然:“秀珍竟不来找我们相助,而去找戈壁沙漠,这未免令人伤心。”

我知道白素和穆秀珍一见如故,十分投契,知己好友有事去找别人,不找她,这自然令人不快。

但是我很快就找到了安慰她的话:“这事,其中一定还有很多隐瞒的内情,她不愿让她身边的人知道,亲如她的丈夫,只怕也不知道,不然,戈壁沙漠不会一听云氏集团,就有异常反应。还有,她堂姐木兰花的本领还小了吗?我看她连木兰花都瞒着。”

这一番话,合情合理,令白素为之释怀。她沉声道:“如今单等她出现了。”

红绫在一旁,直到此际,才冒出了一句:“事情和秀珍姨有关?”

白素点头:“可能有关!”

我们都留意到了红绫一直在专注那组数字,也知道她的脑部活动与常人有异,她先是发现了那些数字,并非用漆写在油布之上,这一发现,已是一个极大突破。所以我和白素,异口同声地问:“你又有什么发现?”

红绫现出茫然神色:“连一点头绪都没有——”

但是,她随即又现出十分具信心的神情:“不过不要紧,真没有办法了,我可以去找妈妈的妈妈。”

我和白素一听,都不禁笑了起来——还以为她有什么办法,原来还是小孩子的办法,有了困难,去找大人。但是转念一想,红绫的外婆,白素的妈妈,早已成了外星人,生命形成有了彻底的改变,和地球人相比,也是“神仙”的地位了。

那么,在地球人眼中看来,深不可测的一堆数字,对她来说,是不是可以一目了然呢?

这就像普通人面对复杂的数学演算,全然不知解法,但是数学家却完全可了解一样。

数字,本来只是一种代表性的符号,它的本身,什么意义也没有,但是一经组合变化,却可以代表一切,不但可以代表地球上的万事万物,甚至宇宙间的万事万物,也可以用数字的组合来代表。

如果问题真正到了我们的能力难以解决的地步,那么,红绫的办法,就是极好的办法。

白素先笑了起来:“事情真是和秀珍姨有关,我看你真的要帮她!”

想来红绫是感到,能为她的秀珍姨出点力,是很高兴的事——她和穆秀珍性情相近,十分投契。所以,她一举发出了好几下欢呼声。

不过,她又道:“若是凭我自己的力量,能解开这堆数字之谜,自然更好。”

我和白素一起道:“那当然,不过,你可也别太辛苦了,尽自己能力就好。”

红绫欣然答应。我性子急,第二天,就把那“油布”拿到一个设备完善的化验室之中,去找他们的负责人,那是我相识多年的朋友。

他一听得我有东西找他化验,就大是紧张,亲自出手,并允许我在一旁参加。

在经过了各项测试之后,最后是光谱试验,在萤光幕上出现的,是一片银灰色的光芒。

我性子急,连声道:“怎么样,究竟是什么?”

所长一脸苦笑:“卫斯理,好象认识你以来,你交给我化验的东西,没有一样是有结果的!”

整个过程,我在一旁,我当然可以知道,那几十道化验程序,没有一道是有结果的,我刚才那一问,只不过存着万一的希望而已。

我伸手向他的肩头拍了几下:“别难过,我等于已经知道结果了。”

他用疑惑的眼光望向我,我道:“我可以肯定,这里的设备,加上你的专业知识,只要是地球上可以叫得出名堂的东西,在你这里,就一定会有化验的结果——这就是我要知道的结果。”

所长的神情,本来很是沮丧,听到了我这几句话,他的脸上,才算是又有了生气,他连声道:“你真会给人鼓励,谢谢你,真谢谢你。”

我把那幅“油布”,郑而重之地藏好,回家去,向七叔和白素,说出了经过,红绫带着她的那头鹰,躲到一株大树上去,她告诉白素,她“需要一个好一点的环境,去研究那堆数字”。

七叔和白素听了,都半晌不语,我摊了摊手:“虽然又是这样,但这是事实,这堆数字,和记录数字的物体,都不属于地球。”

白素默然,七叔却“呵呵”大笑起来,我听出他的笑声之中,有明显的不同意和嘲弄之意。

我望向他,他直指着我:“你记述的古怪事太多,而且太投入了,以至把事情都定在一个公式的范围之内了!”

我抗辩:“科学的事实是:经过化验,不能确定这是什么东西,所以我的结论是这东西不属于地球。”

白素竟也站在七叔一边,她道:“你忽略了一个事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