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斯理小说全集 - 一个地方 - 第九章 求偶

第九章 求偶

虽然水荭唯恐天下不乱,向我做了一个鬼脸,可是我并不受她的挑拨,对于大亨的话反而表示同意,道:“对,请长话短说,究竟后来发生了甚么事情?”

岩石吸了一口气,闭上眼睛片刻,他将那地方的生活情形说得如此详细,当然是由于他对那地方非常怀念的缘故。而从他失踪开始算起:他在那地方生活了两年就离开,那么离开到现在也己经超过二十年了。

看来岁月并不能削减他对那地方的怀念,而且从高兴一上来就埋怨他一直在“找、找、找”,可知他离开之后,一直想回到那地方去,只不过他虽然一直在寻找,却没有找到那地方。

只怕从高兴懂事开始,就看到岩石在努力寻找那地方,也看到岩石因为找不到那地方而产生的痛苦,所以印象深刻,这才表示了她的不满。而她的不满,是基于对岩石的关切。这一点倒可以肯定。

我也可以肯定,岩石这次通过大亨,召集我们,将他的经历告诉我们,目的是想寻求我们的帮助,帮助他可以回到那地方去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由自主摇了摇头,觉得事情虚无飘渺至于极点,真的想不出可以怎样帮助他。

我们并不是不相信他的叙述,事实上当他说到看到那牧羊姑娘的头发和皮肤都是蓝色的时候,我和白素已经砰然心动。我们同时想到了蓝种人。

那地方的人,毫无疑问是蓝种人。

虽然那位人种学家,认为根本没有蓝种人的存在,可是我和白素都知道,蓝种人的情形是:应该出现在地球上而结果却没有出现。

在《游戏》这个故事中,提到过七种外星人改造地球环境,使地球出现高级生物,在人种之中,就有蓝种人,我还在外星人留下的立体投影之中,看到过在计划中应该在地球上出现的蓝种人。

在《开关闭关》这个故事中,被困在山腹之中的“长老”,就是当年七种外星人之一,他在知道了现今地球人种的情形之后,也曾奇怪何以没有出现蓝种人。

当年七种外星人改造地球的计划可能非常好,可是实际行动却非常粗糙,甚至于可以说失败。他们将地球表面分成了乱七八糟的几块,“长老”不知道为了甚么失误而被困,蓝种人没有出现,以及人类的行为离高级生物的行为标准,显然还相差甚远等等,都说明行动不成功。

然而岩石却到了一个所在,一个蓝种人聚居生活的所在,而蓝种人在那地方的行为,却很具高级生物的风范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会不会是蓝种人早就在地球上出现,只不过由于他们生活的地方很隐蔽,所以一直没有被人发现?

虽然这个可能性极小,然而这是唯一的可能。

岩石所说的经历,能使我感到非常的有兴趣,这是主要原因。

这次岩石停了相当久,才继续往下说,他果然说来简单了许多,可是我在复速的时候,还是要大幅度简化。

岩石在衣食住行方面,在开始的几十天,每天都有新的发现,而他对于当地人对生活的态度和观念,却不是几天就了解得非常清楚,使他对这地方极度喜欢的也主要是这种生活的态度和观念。在人间他是豪富,生活所需物质的丰盛,对他来说,不算是怎么一回事。

然而当他发现那地方的人,对于男女关系,也完全和对待其他一切没有分别的时候,他还是大吃一惊,非常难以接受,而且根本不想接受。

他发现这种情形,是在他来到之后第二次月圆的前夕,那是一连三天跳月求偶的第一天。

岩石无意求偶,可是他非常喜欢这种气氛,所以他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。

而在那一个月之中,岩石骑“马”到处走,走了许多地方,看到了许多人,四个方向,每个方向的尽头,都是极高的高山,峭壁耸立,飞鸟难渡。

他用他学会的语言,询问当地人知不知道高山外面的情形,被问到的人毫无例外一脸茫然,显然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。岩石以他探险家的经验,想到造地方可能是一个高山环绕、非常隐蔽的盆地。

他估计这盆地纵横都接近一百公里上有石所看到聚居在这里的人,大约是五千至八千人。

岩石当时想到的是:这样的土地和人口的比例,当然非常宽裕。当然他在这盆地上到处走动的目的,是为了再次见到那位牧羊姑娘。他起先以为那是很容易的事情,可是过了一个月,他看过了几千个美丽的姑娘,却就是没有他在这里一出现就见到的那位。

越是找不到,心中对那位姑娘的思恋就越甚,岩石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,可是这时候他却像一个生了相思病的傻瓜一样,整颗心空空荡荡,没有着落。

他的这种心理状态,倒不难理解。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虽然他感到在这个地方很安全,他也很喜欢这个地方,可是这地方的所有人在对他客气礼遇的同时,并非很接近、并非很亲切,总像是有些隔阂,那使他在心理上产生一种疏离感。

这种和整个环境的琉离感,使他内心深处,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寂寞和孤独,使他热切地希望得到一个真正的,和他两心相爱的伴侣。

而他就将这个希望寄托在那位牧羊姑娘身上。

岩石非常主观,毫不怀疑地认为只要他再见到那位姑娘,向那位姑娘求爱,他一定可以成功。

岩石之所以这样认为,是受了两点认知上的混淆。其一,他误将这里当成了人间,在人间,他是知名的豪富,又一表人才,在婚姻这方面条件好极,当然没有求爱不成这回事。其二,他和那位姑娘初次见面,那位姑娘就在他面前袒褐裸露,将姑娘家的晶莹胴体呈现在他眼前,而且肌肤相偎,有很亲热的接触ⅹ这使他感到那姑娘对他有极度的妤感,当然只要他略为示意,就会水到渠成。

这是岩石的想法。

在他寻找那位牧羊姑娘的过程中,他发现要在这里找一个人,困难程度极高。

因为这里的人,没有姓名,没有固定的住所,没有一定的有关系可以联系的人,除了一个一个人去辨认之外,就没有第二个方法可以找到一个特定的人了。

岩石有机会见到同一个姑娘好多次,可是却见不到那位姑娘。岩石也考虑过,那位姑娘可能不是单身。这个问题曾经严重困扰过他:姑娘如果己婚,他应该怎么办?

在他为这个问题感到极度困扰之际,他的新发现使他忍不住哈哈大笑,心中轻松愉快之极,因为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。

他的新发现是在这里,男女关系,根本不存在“婚姻”这回事,没有任何约定,没有任何束缚。

他认识这一点,首先是在第二次月圆之夜,他参加了人数最多的跳月集会,看到了他第一次滑下高坡摔倒时,过来扶他的那一男一女。

那一双男女很亲热地来到,和岩石见面的时候也很亲切,岩石以为他们毫无疑问成了恩爱夫妻。可是跳月求偶一开始,岩石就看傻了眼。

只见在极短的时间内,那男子就找到了新的对象,那女郎也己经抱住了另一个人。

后来岩石努力去了解这里的男女关系,发现他们确实彻底的实行“合则聚、不合则散”的原则。而且更彻底的是“合”或者“不合”,并不需要双方面的意见,男或女,在合的时候,当然是郎有情妾有意。然而只要有一方觉得不想再和对方在一起了,就可以散。另外一方绝对不会苦苦哀求对方留下,不会拖泥带水不肯放手:不会质问对方为甚么……当然更不会演变成为暴力事件,而是自然而然分开,各自另结新欢。

在这里,没有婚姻制度,因而也就没有“丈夫”、“妻子”这样的身份。

当岩石发现这种情形的时候,他忧虑那位牧羊姑娘“已婚”,当然多余之极。

他心情无比轻松榆快,所以在那次聚会之中,当一个牯娘,发出甜蜜的笑容,柔软的身子向他靠过来的时候,他也就立刻将那位姑娘紧紧拥在怀中。

岩石叙述到这里,又停了下来。

我和白素都皱着眉,因为我们发现他叙述那地方的情景,有一些我们事先没有料到之处。

岩石伸手在自己的脸上,重重地抹了几下,才继续说下去。他的叙述有一个好处,就是对他的行为,就算不合乎道德标准,会遭人非议的,他也照直说,并不回避,这也是我们都相信他所说的是事实的原因。

岩石说,在接下来的跳月聚会中,他几乎每次都换新的伴侣,一点都不觉得有甚么不对,因为那地方就是这样子的。

然而在他身边的女性不断转换时,他很快发现在这里,像根本没有火一样,没有爱,没有男女之间的爱。

没有被亘古以来歌颂称道的爱情。

这里的男女,聚,看来亲热无比,却没有爱情,散,看来自然之极,也是为了原来就没有爱情。

岩石的这个发现,也就是我和白素刚才皱眉的原因——实在很难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:那么好的一个地方,竟然会没有爱情。

是有爱情好,还是没有爱情好?

在人间,爱情带给人们的是烦恼还是快乐?

在那里,不会有爱情带来的烦恼,是不是也没有了爱情带来的欢乐了?

照岩石的叙述来看,显然不是如此,那地方男女欢乐无比,没有烦恼!

那么岂不是没有爱情比有爱情好?

虽然结论应该如此,可是在我们这里,爱情一直被称颂为伟大的感情,我有很多次和外星人打交道的经历,在一些外星,也没有爱情这种感情,而当那些外星人接触到了地球人男女之间爱情这种感情之后,都十分感叹这种感情的伟大和了不起,认为这是他球人很优秀的一种感情。

要我们接受“没有爱情比有爱情好”这样的观念,非常困难。即使非常冷静的想一想之后,确然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,可是还是不能够接受。

岩石在那地方不断更换异性伴侣,当然是因为他对那些异性根本没有爱意。既然不用负任何实际上和感情上的责任,他也不是坐怀不乱的道德家,也没有甚么不对。

然而,他对那位牧羊姑娘的思恋呢?

我趁他在略停一停的时候,沉声道:“那位牧羊姑娘,你也开始将她当作——”

我话还没有说完,岩石突然非常激动,大声道:“当然不是,她是我爱的对象,一见到她,我就会向她表达爱意,我要娶她为妻,终身厮守,至死不渝!”

他说得又是坚决、又是肯定,使人绝对不必怀疑他的诚意。然而我却已经看到了悲剧的发生!

而且可以预见那不是普通的悲剧,而会是十分壮烈。岩石的企图是在一个根本没有爱情的地方,向他所爱的一位异性示爱,他向人家示爱没有问题,问题是他必然要求人家也爱他,可是人家却根本不知道爱是甚么!

这情形,非常特殊,要举例说明,很不容易。在人间,相类似的是,有的民族经过了几千年的极权统治之后,整个民族形成了被极权统治的民族性,难得有极少数异类,要为整个民族争取基本人权,却不料根本不知道甚么叫做人权的民族,在极权统治之下,生活得兴高采烈、欢欣鼓舞,那少数人的一切努力,就必然注定是一场悲剧。

和观念中没有爱情的人谈爱情,和观念中没有人权的民族谈人权,都是同样的悲剧。

我想到了这一点,暗暗摇头,岩石又喝了很多酒,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他在那地方,找他心目中的恋人,一次又一次参加跳月求偶活动,甚至于一个晚上,赶好几处地方,当他一次又一次失望之后,他几乎要绝望了!

那是在他到达这里之后,过了两年多的一个月圆之夜,而他方就在他才一来到时的那个高坡上,下面就是在那河流之间的空地。

他用望远镜向下看,在这两年多的时间内,他几乎已经完全习惯了当地的生活,也觉得在气温适合的情形下,裸体要比穿衣服舒服很多,只有穿那种长袍是例外。

那种长袍是一种毛虫的丝织成的,那种毛虫有三十公分长,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,岩石还以为那是一条肥胖的蛇。岩石目睹了那种毛虫吐丝织成长袍的经过。太阳移动不到二十度,几十条大毛虫就在两棵树之间织出了一大幅丝绸一样的料子,略为加工,就是一件那样的长袍。

而在那种大毛虫生活的林子中,大幅大幅的丝绸,悬挂在树和树之间,在朝阳和夕阳照映之下,闪闪生光,蔚为奇观。

岩石通常很喜欢穿这样的长袍,那时候,他也穿着。而他来到的时候,身边的那些装备,他一直保留看,其他的东西没有甚么用途,那望远镜却是他用来找寻那位牧羊姑娘的工具。从可以缩短距离二十倍的望远镜中看出去,可以看到很多人,岩石很有信心一定可以找到那位姑娘,他拥有这样的工具,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。

而在这具望远镜上,他十分肯定,在这里的人,根本没有好奇心。没有好奇心,也就没有求知欲,非但不想求新的知识,就算有新的知识送上门来,他们也完全没有接受的意愿。

这种本性,决定了他们无欲无求,他们绝对满足于现有的一切,毫无改变的意图/不论这种改变,在外人看来对他们是多么有利,他们都无动于衷。

岩石向他们介绍火不成功,起先还以为那是他无法弄出火来给当地人看的缘故,后来他才肯定,就算他弄出了火来,人家还是不会有兴趣的。

这一点,从他这两年来不断地将望远镜给人看,至少给了数千人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,可是结果人人的反应都是一样,竟然没有一个例外。

照说,望远镜在这里,绝对是新奇之极的物品,只要略有好奇心,从望远镜中看到远距离的一切忽然来到了近前,都应该大感兴趣才是。

然而所有人看了之后,最大的反应不过是略扬他们浅蓝色的眉毛而已,而且立刻将望远镜还给岩石,连多看一眼都不想,连小孩都是如此,这才使岩石深深相信那是他们的本性。

算起来,其中最例外的还是那位牧羊姑娘了,岩石记得她曾经有一些好奇的神情,也曾触摸当时岩石在头上的护目镜。牧羊姑娘的这个行动,使岩石很有信心她和其他人多少有些不同,使他很有信心,她会成为他的妻子。

当时看来一个完全没有意义的小动作,使岩石产生了认为那姑娘与众不同的信念,认为那姑娘可以接受新鲜事物,可以理解爱情,可以明白甚么叫做婚姻,甚么是丈夫和妻子。

后来发生的事蜻,像长江大河始自滥觞一样,都从那极其微小的一点开始。

到最后来,才知道一切根本只是一个误会,然而该发生的却都已经发生了。

岩石当时站在高坡上,用望远镜向下看,河水闪着银光,在河滩上,很多男女踩着浅水在嬉戏,水花在他们身边飞溅,充满欢乐的笑声不断传来。

然而当前的良辰美景,却使岩石感到格外地落寞,找不到那位姑娘,他无法融入欢乐气氛之中,而且那种异常失落的感觉,越来越甚,像是有无数利针在刺他的心一样。

就在他一个一个人看过去,希望在心中越来越少,痛楚越来越强的时候、他看到了那位牧羊姑娘!

就是她!

毫无疑问,就是她!

岩石可以在一千一万个姑娘之中,一眼就认出她来。

所以当他终于看到了那位牧羊姑娘的时候,他心中的高兴可想而知。

由于岩石对那位牧羊姑娘的印象是如此之深刻,所以他一眼看去,就在众多美丽的姑娘之中将她认了出来。

一看到了她,在岩石的视线之中,其他的一切,都不再存在,岩石甚至于十分肯定,当时不但呼吸停止,连心跳都是停顿了的。整个人如同石像。

正由于有一个非常短暂的“一切停顿”时间,所以岩石可以看到那位姑娘正和其他几位姑娘一起,在翩翩起舞,而有一群小伙子,围住她们共舞。这是典型的求偶动作。

这“一切停顿”的时间不会太长,估计绝对少于一秒钟,岩石就大叫一声,向高坡下冲去。

和他第一次下这个高坡一样,冲出不到几步,他就滑倒了。然而这次他只嫌下滑的速度不够快,他不断发出叫声。那地方的人,习惯沉静,所以岩石大声呼叫,非常引人注意。

然而虽然他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,由于几乎所有人都曾经见过他,所以只是向他略看一下而已。

岩石连滚带滑。下了高坡,他怕那位姑娘忽然会离开,就像上次一样,所以他叫的是:“别走!别走!”

他不知道那姑娘的名字(这里的人好像根本没有名字,确然,在这样的环境中,人要名字,有甚么用处呢?),所以他又叫:“大家都不要走开!”

当他下了高坡,一跃而起时,谢天谢地,他看到那姑娘离他,不会超过三十公尺。

这时候,几乎人人都曾向他望来,但是却也没有人停止原来在做的动作。岩石继续大叫,冲向那姑娘,那姑娘和其他人一样,也向岩石望来,而且显然她还认得岩石,所以她发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那微笑在岩石看来,筒直是天地之间最美丽动人的情景。可是除了那个微笑之外,她也和其他所有人一样,并没有停止动柞,那时候正有三个男子在她的身边踏看舞步,而那姑娘在略一回头之后,翩然转身,己经投向其中一个男子的怀抱。

这一切,冲向前来的岩石看得非常清楚。而这样的情景对岩石来说,也绝不陌生。在求偶的行动中,常有这样的情形发生:多于一个男性向一个女性表示有意,或多于一个女性对一个男性表示有意。

在这样情形下,决定权在一个男性或一个女性身上,她或他决定选择谁,就是谁。其他的表示有意者,都会立刻笑着离开,绝对没有发生任何纠纷的可能。

在过去的两年中,岩石遇到过许多这样的情形,有时女郎选中了他,其他人就笑着立刻离开;有时女郎没有选他,他也和当地男人一样,马上去向别的女郎示意。

一切都进行得很自然,由于他和那些女郎之间,根本没有爱情,所以他绝对可以和当地人一样。

然而现在情形却不同了,那位牧羊姑娘是他心目中的恋人,他连想都不必想,就自然而然不能让自己的恋人投入他人的怀抱,这是他出生以来长期生活的环境所给他的不可商量的观念,在那一刹间,他完全忘记了这里的观念完全不同。

他一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爱恋对象,以优美之极的姿态,投入他人怀抱,刹那之间,如同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在他背后发出了重重地一击。

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陡然发出了一下惊天动地的呼叫声,整个人跳了起来,向前窜去,刚好来得及在那个男人将姑娘抱起来之前,挨到了近前,他双手张开,一下子就紧紧地抱住了那姑娘的一双小腿。

岩石这样的行动,即使在人间,也非常突兀,而在那地方,绝对是亘古以来,未有的奇观,而且根本没有人知道他这种奇怪之极的动作是甚么意思。

首先有不知所措反应的,是那位已经将姑娘抱住的男子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情,也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,他只是停止了动作,满脸疑惑。

其次是那位姑娘,被岩石抱住了小腿,她低头向岩石望去,扑在地上的岩石抬起头来,和她面对面,岩石气急败坏地叫:“嫁给我!别理会任何人,做我的妻子!我爱你,那是永远不变的爱情,绝对不是在一起几天就分开的游戏!”

岩石在当时那种紧急的情况下,一口气说出来了这番话来,也很不容易,那是他在心中将这番话盘算过不知道多少遍的结果。他预期这番话,可以令那位姑娘心动,亳无疑问地选择他这个有永远爱她的承诺的男人,而摒弃只是追求男女短期结合的男人。

当他说了这番话之后,他充满信心,站了起来,张开双臂,迎接姑娘的投怀。

当岩石详细地叙述他终于看到了那位牧羊姑娘,而向她展开求偶行动: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和白素不由自主一起叹了一口气,我还忍不住大摇其头。

岩石停了下来,神情苦涩无比,道:“你们料到结果是怎么样了?”

我和白素,以及其余人,甚至于连红绫,都连连点头。

岩石懊丧之极,自言自语道:“是我当时太心急了?我不应该用那样的方式?”

从他的样子看来,这样的自怨自艾——十多年来,只怕每天至少三次以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