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天兵天将

(八)天兵天将

这件事,是我一生之中第一次接触的,不是实用科学能解释的事件。我魂牵梦系,和祝香香初吻,和在“鬼竹”之上忽然出现了极美丽的倩影,以及还未曾记述出来的另一些事,与这件事相比较,是小巫见大巫。

而且,在这件事之后,我和同类的怪事,好像是结了不解之缘一样,虽说是一有机会就会让我遇上,就算事实和我无关,发生在几万里之外的事,也会兜兜转转,转到我的身上来,变成是我的事。

能遇那么多“怪事”,一来是由于我生来性格好事,对一些不明白的事,非要寻根究柢不可。二来,这件事中得到的一个解释,也是原因之一,是甚么解释,谁作出的解释,请看下去。

好了,所谓“这件事”,是在城外开始的,我和况英豪相处,没有多久,就意气相投,成为好朋友少年人没有机心,热情迸发,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可以迅速拉近,不像成年人那样,诸多顾忌。像“白首相知犹按剑”这种情形,可以肯定,决非少年时就结交的肝胆相照的终身知己。

况英豪忽然失踪,而我又看到他像是在接受盘问,成了俘虏,由于他的身分特殊,是况大将军的儿子,这就成了一件极严重的事。

当时,我并没有在担架上继续躺下去,挣扎著站了起来,立时被一辆军车载走,祝香香和我在一起,她一直用她柔情似水的大眼睛望著我,在她的眼睛中,我感到了焦虑,关切和疑惑。这一双大眼睛看得我心烦意乱。她并没有问甚么,事实上,就算问,我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。

我在她的眼神中,看到了她对况英豪的关怀,少年的我,那时思绪非常杂乱,可是都一直环绕一个问题在打转要是失踪的是我,她会不会也现出这般关怀的眼神!

军车在火车站停下,县城的火车站,建筑简陋,我和祝香香,在一个军官的带领之下,走向几节列车。

那几节列车,灯火通明,列车四周,全是军人,有的在站岗,有的在奔来奔去,有不少军官骑著摩托车在来回疾驶,声响震耳。

列车大约有七八节,我们才一走近,就看到中间的一节之中,车窗打开,一个美妇人探头出来,向我们挥手,正是香妈。

一路前来时,我心中十分不安,而这时,一看到香妈,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安全感,我连忙挥手,不知道为了甚么,心中想的是︰“有她在,天大的事,也不成问题。”

进入了那节车厢,我就吃了一惊,因为那不是普通的车厢,而是况大将军的临时指挥所。况将军正站在一幅地图前,有两个军官在向他报告。

那两个军官指著地图,一个道︰“最近的敌军离我们也有两百多里,不可能是他们的活动!”

另一个道︰“也没有发现小型突击队的报告!”

况将军浓眉紧蹙,向离他很近的一个高级军官道︰“敌军也不至于做这样的卑鄙之事,历史上没有抓了将军的儿子去,就可以逼将军投降的事!”

我知道,他们正在研究况英豪失踪的事,所以突然叫了一句︰“他不是被人抓去的!”

我一开口,人人的视线都投向我,车厢中的人可真不少,有五六个高级军官,香妈,县府的官员,还有我的一个堂叔那年轻的堂叔对我最好,这时正作手势,要我放心。

况将军望著我︰“好,小朋友,当时你和他在一起,把经过情形说说越详细越好!”

他一面说,一面向我招手,我就向他走过去。到了他的身前,他的神情虽然焦急,但却尽量和缓地问︰“刚才你说他不是被人抓走的,那么,他是被谁弄走的?”

在这样的情形下,实在不容得我仔细想,不容我详细说出我心中的想法,我只好用我当时的知识和想像力,作出最简单的回答,所以我冲口而出的是︰“天兵天将!”

这四个字一出口,在车厢之中,引起了十分强烈的反应。好几个人齐声说︰“胡说八道!”

况将军眉皱得更紧,也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。我那堂叔立即朗声道︰“这孩子,甚么怪事都会做,可就从来不说谎!”

堂叔并不说我“不胡说八道”,只是说我“不说谎”,他的意思是,就算我是胡说八道,也必然是我心中必然如此想,才如此说的。这位堂叔知我甚深,可以说是我最早的知己,他比我大不了多少。后来,有一些事发生在他的身上,很值得记述,可惜很有点顾忌,只好看以后有没有这个机缘了。

祝香香在这时,低声叫了我一声,我向她望去,也在她那里,接受到了鼓励的讯息。

况将军沉声问︰“此话怎说!”

老实说,以我当时的知识而论,实在不足以支持我有丰富的想像力想像力不是凭空产生,而是在知识的基础上产生的。我只是有一个朦朦胧胧的概念,觉得在人的力量之外,另有一种特异的力量存在,至于那是甚么力量,我就说不上来了,只好笼统称之为“天兵天将”我这四个字的回答,就是根据这样的思路产生的。

我和将军对望,心中坦然,并不畏惧,据实回答︰“我说不上来!”

这个回答,又惹了几下斥责声。我对这些人不问情由,就自以为是,十分反感,况将军的地位都比他们高,可是况将军的态度就比他们好。所以我一转身,向一个责斥得最大声的官员道︰“如果你认为我胡说八道,那么我可以不说,让你来说如何?”

那个官员的神情,变得难看之极,他以为少年人好欺负,扬起手,冲过来想打我,况将军和我堂叔齐声喝止,我昂然而立,一副鄙夷之色,令他的手扬在半空,放不下来,尴尬无比,这使我感到一阵快意,我转向况将军︰“我把事情的经过,从头说一遍。”

况将军沉声︰“好,请说!”

于是,我把事情从头说一遍,当说到了我在黑暗之中看到了况英豪,在一个灰白色的光幕之中时,各人都现出不解的神情,我反覆形容。一个高级军官发出了一下惊呼声︰“将军,这少年形容的情形,像是一种十分先进的影像传播技术!”

这位高级军官曾负岌美国维吉尼亚军事学校,见识广博,他在这样说了之后,又讲了一个英文字。当时,怕只有他一个人才懂,而这个英文字,如今三岁孩儿一听就懂,这个字是︰Television电视!

况将军想了一想,示意我再说下去。我在讲到“唇语”部分的时候,又请几个人示范,不发出声音来说话,我都能正确无误地说出他们在说甚么。

当我说到况英豪在接受盘问的时候,说得更详细。况英豪曾提及一个人名︰“王天彬”(或同音的三个字),我也说了出来。

绝想不到的是,这个名字一出口,况将军和香妈,陡然失声惊叫,香妈的神情,更是复杂到难以形容!

自况英豪口唇的动作中看出来的这个名字,对我来说,一点意义也没有。而且,唇语有一个缺点,就是在涉及专门名词的时候,会有不同的同音字可供选择,我说出了“王天彬”这个名字,本来坐著的香妈,霍然起立,在她美丽的脸庞上,有难以形容的复杂感情的显露。在况将军的一下低呼声中,他问︰“你听清楚了?是哪三个字?”

我吸了一口气,把当时看到的,况英豪的口唇动作放慢,而不发出声音来。

刹那间,只见况将军满面怒容,重重一拳,打在他身边的桌子上,况将军不怒而威,这一发怒,车厢之中,登时鸦雀无声。

我在这种情形下,也好一会不敢出声,只见况将军的神情越来越愤怒,陡然拔出了腰间的佩枪,向天便射,一口气把子弹全都射完,子弹穿过车厢的顶,呼啸而出,他怒吼一声︰“这杂碎,别落在我的手里!”

他说著,竟然望向香妈,目光凌厉之极!

当我一说到这个人的名字时,况将军和香妈一起有反应,但由于后来,况将军勃然大怒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就没有人再去注意香妈了。

香妈咬著下唇,泪花乱转,神情又惊又怒,又是委曲,看了令人知道她的处境十分困苦,同情之心,油然而生!

从况将军的反应来看,他和那个人,可能有不共戴天之仇!

但令人难明的是,那和香妈有甚么关系呢?何以他要用那么凌厉的目光,望向香妈?

我一见这等情形,立时身形一闪,挡在况将军和香妈之间这是我天生的脾性,说得好听是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”,说得难听些,是好管闲事。总之,我认为应该做的事,我都会毫不考虑前因后果,立刻去做。

我刚一站起,身边已多了一人,正是祝香香,她也感到况将军的目光太凌厉,所以挺身而出,保护她的母亲。她不但有行动,而且有话说!

可是,她说的话,我听了却莫名其妙!

她的神情和声音都相当激动︰“况伯伯,我妈妈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”

况将军怒道︰“那杂碎,不是人!”

祝香香没有理会,迳自道︰“是我,最近知道了他的行踪,设法见过他一次!”

香妈在这时候,尖声叫了起来我再也想不到,如此体态优雅的一个美妇人,也会发出那么刺耳的声音,她叫道︰“香香,你”

祝香香回头向她母亲望了一眼︰“妈你别怪我,我没告诉你!”

况将军仍在盛怒之中︰“你见了那杂碎,可有杀了他?”

祝香香哗了一声︰“他一见我,就大叫一声,我也想不到他是那样子的,也叫了一声,接著,他转身就奔,我也转身就奔,就那么一面,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了!”

这时,祝香香说了她和“那个人”见面的经过,我不禁傻了!

这情景,何等熟悉!因为我也在场!

祝香香要我带她去见我的师父,我带她去,她和我的师父,就是一见面就各自大叫了一声,向相反的方向疾奔而出的,我当时追祝香香,一直到了一棵大树下才遇上那时我明知事有跷蹊,可是祝香香甚么也不肯说!

这时,再明白不过,令得况将军大怒的那人,除了是我自那天起就失踪的师父之外,不可能是第二个人!

我也早已料到师父和香妈之间一定有甚么纠纷,因为在“鬼竹”上曾出现香妈的像,现在,自然也证实了!

祝香香在说完之后,向我望来,我立时略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她说的是怎么一回事。

况将军来回踱了几步,才对那些自他发怒以来,一直呆若木鸡的人挥了挥手︰“你们先退下去!”

各人连忙离开车厢,一个高级军官在门上略停了一下︰“将军,我会派人作地毯式搜寻!”

况将军吸了一口气︰“别太惊扰了百姓,去找刘老大,他在城里有势力,不要太张扬!”

那高级军官答应著,走了出去,我觉得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向车厢门走了一步,香妈已向我招手,问︰“孩子,刚才你说甚么天兵天将,是暗示那个人的名字?”

我呆了一呆,在况英豪的唇形上,我认出那个名字是“王天彬”,如今香妈这样问我,莫非那人的名字是“天兵”?在中国北方语系之中,“彬”、“兵”这两个字是同音。同时我也陡地想起,还有一个字,我不能肯定是不是“猪”,那一定是“竹”字,这两个字,北方话也是同音的!

刹那之间,我豁然开朗,况英豪接受盘问,是被问及我的师父,和那盆竹子鬼竹!

我思绪虽乱,但还是及时回答了香妈的问题︰“不,我说天兵天将的意思,就是天兵天将!”

香妈喃喃地道︰“只是巧合”她望向况将军︰“英豪失踪一事,应该和他无关!”

我举起手来,况将军向我指了一下,让我发言,我道︰“和香香见了面就走的那个人,是我的授业师父,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,他是怎么来的,只觉他神秘之极!”

说到这里,我胆子一大,向香妈指了一下︰“我还知道,香香妈妈,可能是他的梦中情人!”

这话一出口,香妈俏脸煞白,祝香香大有嗔意,况将军却长叹了一声,过了好一会,将军才道︰“你倒知道得不少,是他对你说的?”

我摇头︰“不是。”接著,我就将“鬼竹”的事,说了一遍,听得况将军目瞪口呆,他到了门口,叫了一声,我堂叔和那高级军官,又回到了车厢,他要我再说一遍,况将军先问堂叔︰“那‘鬼竹’是你弄来的?”

堂叔苦笑︰“是,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怪现象发生,太不可思议了!”

那高级军官叫了起来︰“那根本不是竹子,是一具仪器!一具可以接收脑电波的仪器,接收了脑电波之后,还原现出脑电波所想的形象来,那是一具不可思议的仪器!”

各位,在若干年之后,这种话,我自己也可以朗朗上口,可是当时,却是第一次听到,也根本不能全懂,但是在感觉上却是奇妙之极,我感到通过了这一番我并不是很懂的话,陡然之间,进入了一个神奇无匹、广阔无比的新天地!

而我将在这个奇妙的天地之中驰骋、探索,去了解宇宙的奥秘!

多少年之后,一想起当时的情景,我仍然会有那种陡然破茧而出的感觉,觉得再也没有甚么可以在思想上束缚我!日后,我的日子,正是在这种情形下度过的。

况将军沉声问︰“那是甚么意思?甚么人发明了这样的东西?”

那高级军官一字一顿,手向上指︰“天兵天将!”

我模糊的概念,一下子就清晰了,那是来自天上的神秘力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