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斯理小说全集 - 少年卫斯理 - 第十二章 阴魂不散

第十二章 阴魂不散

(十二)阴魂不散

不是说王天兵不出色,也不是说祝志强太出色,男女两性之间的关系,有一个“缘”字在。一旦男和女之间,加进了一个“缘”字,就必然会有事情发生。

祝志强和宣瑛一见钟情,立刻就知道以后一定要和对方同生共死,自然也是缘分,本来顺理成章之至,可是旁边还有一个王天兵在!

见了祝志强之后,王天兵大是高兴,派了姓祝的不是,便逼著祝志强带他去见父亲,祖父,叔祖,要祝家上下三代,所有人等,给他押回山谷去,听候处置!

王天兵说得理直气壮,而在外面世界长大,一脑子现代思想的祝志强,却听得哈哈大笑,只当王天兵是疯子,自然不会听他的。

这一来就说僵了,言语不成,当然只好动手。祝家三兄弟之中,虽然有两个是同性恋者,但是在三姓桃源中学来的武功,却没有丢下,而且,在外面世界,和各地的武术界砌磋,自己也不断有创造,竟把原来王家祖传的龙虎功,又发扬光大,更进一步。

祝志强自幼习武,造诣不凡,两人在一个山谷之中比试,连打了三天三夜,把两个正在盛年的青年人,都打得精疲力尽,眼看再打下去,自然两败俱伤。

而在这三天之中,祝志强和宣瑛两人,一见之后,即像是触了电一样,眉来眼去的这种情形,王天兵也觉察到了,在两人停手不打的时候,宣瑛在祝志强身边的时候,竟比在王天兵身边的时候更多!

到了第四天早上,王天兵解开一个包袱,取出了一双利刀来,一扬手,“拍拍”两声,两柄利刀,就一起插入了附近的一株大树之中,他指著那两柄刀︰“从这里起步,一人一柄,拿到手之后,就决一死战!”

祝志强笑了好一会,才道︰“你去做你的桃源大梦吧,我可不再奉陪了,阿瑛,我们走!”

祝志强说著,向宣瑛伸出手去,两人自然而然,握住了手,竟一起向山谷之外走去。

王天兵大叫一声︰“师妹!”

宣瑛回头,向王天兵叹了一声︰“师哥,我心已属他,你不要逼我!”

这样的话,出自宣瑛之口,一个字一个字,清清楚楚钻入了王天兵的耳中,王天兵大叫一声,奔到树前,伸双手拔出了双刃,又是一声大叫,返身扬刀,向宣瑛和祝志强攻了过来。

看王天兵的来势,像是一头疯虎一样,奔到了近前,势子不减,双刀带起呼呼的风声,精光夺目,犹如两道闪电,向祝志强和宣瑛直劈了下来。

祝志强和宣瑛,仍然手拉著手,身影一起向后疾退了出去,可是王天兵的刀势实在太猛,两人虽然退得快,还是慢了一点点,刀光在他们的额前,疾掠而过,划破了额头的皮肉。

香妈说到这里,伸手拨开了前额的刘海,我们都看到,在她莹白如玉的额头上,有一道极细的疤痕,自额顶到眉心。祝香香大是感叹,她这才知道何以她母亲的发型一直用刘海遮住了前额的原因。

香妈望住了祝香香︰“你爸爸的额上,也有一道同样的伤疤,唉,那两刀,当真疾逾闪电,有雷霆万钧之力,稍慢得一慢,我们的头,怕都会被他劈了开来,我这才知道,师哥他心中,真是恨到了极处,真的要把我们置于死地才甘心……”

香妈说到这里,沉默了好一会。

我心中在想,王天兵也真是够惨的了,他非但不能把祝姓一家带回去,反倒连公认的未婚妻也跟姓祝的走了,受了这样的打击,叫他如何去见谷中父老。

可是感情又绝不能勉强,这真是一个典型的悲剧!

当时,宣瑛和祝志强虽然在千钧一发之中避开了攻击,他们各自受了伤,宣瑛看到祝志强前额鲜血迸溅,吓得魂飞魄散,疾声问︰“你怎么了?”

祝志强本来看到宣瑛受创,也十分吃惊,但听到她这样关切地问自己,知道她也只是小伤,不过是流血的情状骇人而已。

所以他一声长啸︰“多谢王大哥,在我们两人的额上各划了一刀,变成了夫妻同相,妙极!妙极!”

宣瑛一听,虽然血流了下来,俏险失色,可是她还是立刻甜甜她笑了起来,笑容之甜蜜,王天兵竟未曾见过!

王天兵再次暴喝,可是不等他再扬刀,一张口,随著暴喝声,一口鲜血,狂喷而出,片刻之间,连喷了三口鲜血,人也委顿在地。

宣瑛想要过去扶他,祝志强拉住了她︰“不可!他已有杀我们之心,不可再去助他。他在这里静养两三天,自会痊愈,我们走!”

宣瑛和祝志强一起向外走去,开始,宣瑛还回头看王天丘一下,到走出了十来步,竟偎在祝志强的身边,头也不回,就走出了山谷。

本来,宣瑛对于就这样离开了三姓桃源,就这样离开了师哥,也多少有点内疚。

可是,一来由于她和祝志强之间的恋情,轰轰发发,使她明白了真正的爱情。二来王天兵也做得太过分了。

王天兵在山谷中养了几天伤之后,出来之后,就缠上了祝志强和宣瑛,暗算,行刺,下毒,放火,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令得宣瑛也开始对他憎恨。

他一个人行事,虽然占著人在明他在暗之利,可是祝家上下,能人何等之多,如何能容他得逞,每一次,王天兵都铩羽而去,被人家赶走,并且还活捉了三次,每次都是仗著宣瑛求情,才把他放了的。

最后一次放他走的时候,祝志强对他道︰“这是最后一次放你,要是你再不识趣,还要来生事,再落在我手中,决不容情!”

王天兵非但不感激,而且目光之中,怨毒的光芒,像是毒蛇的蛇信一样。

这次走了之后,不多久,祝志强就投笔从戎,进了军校。谁知道不多久,王天兵竟又追到军校,祝志强第一次,由于意料不到,几乎著了道儿,虽然逃过了一命,肩头上也中了他一枚钢镖,镖上且喂了毒,受伤不轻。

在那次之后,王天兵又好几次摸上军校生事,全校上下,都知道祝志强有一个这样的仇人,替王天兵取了一个外号,叫“阴魂不散”。

王天兵也真是滑溜︰全校上下都想活捉他,可是每次都被他逃走,只有一次,他中了一鎗,也不知中在甚么部位,还是被他走脱了,倒有了一年多清静。

就在这段时间中,祝志强和宣瑛成婚,和当年的况大将军,是两对新人。

况大将军和祝志强一入军校,就成了好朋友,自然对王天兵这个阴魂不散的事,知之甚详,祝志强也早已把何以惹上了这样一个阴魂不散仇人的经过,告诉了好朋友。

不久,一双好朋友,以优秀的成绩毕业。军校毕业之后,两人一起参加大小战役,战功彪炳,一再升级,祝志强更有极好的身手,已积功升到营长,青年英发,是军中的杰出人物,况大将军那时,是祝志强的副营长。

王天兵久未出现,连祝志强也认为这个不散的阴魂,终于散了,而且军务十分吃紧,他也就不再将这个仇人放在心上。

意料不到的事,就在绝无防备的情形之下发生。

那次军事任务,是要以一个营的兵力,突施奇袭,去突击敌军的一个团,要以少胜多,行动机密之极。入黑之后,已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离敌军只有五六里的路程之处,只等到午夜,一开始进攻,就可以成功。

而且,来自家乡的消息告诉他们,他们的妻子都怀孕了。

离进攻大约还有四五小时,部队在一片浓密的森林之中休息,养精蓄锐,准备厮杀。

当晚月黑风高,正是偷袭的好时机,进了村子之后,下了命令,不能有一点亮光,不能有一点声音,士兵军官一律遵守,不得有违。

营长和副营长以身作则,两人背靠著一株大树坐著。本来,在这样的情形下,这一双好朋友会有说不完的话,上至天文,下至地理,生平抱负,国家前途,甚么都可以说,但这时,两人都一言不发,一股重压,压在他们的心头,因为偷袭是不是能够成功,对整个战役来说,实在太重要了。

时间慢慢过去,林子中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之外,一点声音也没有,只怕连树上的飞鸟,也不知道林子内多了两千多个不速之客。

就是那么寂静,那么紧张的时刻,突然,一下响亮而又急促的马嘶声,陡然响起。

马嘶声还没有停,祝志强已经直跳了起来,而且一下子就听出,那是他心爱的大青马的嘶叫声,也听出,大青马在发出这下嘶叫声之际,十分痛楚,显然是遭到了极痛苦的事。

而且,在这样的环境中,忽然传出了一下如此响亮的马嘶声,也令得人心头大震,就像是在一锅沸油之中,陡然浇进了一杓冷水一般,刹那之间,各种声响,虽然不响亮,可是也形成一股一股暗涌,颇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。

祝志强和况志强两人在黑暗中,轻轻踫了一下对方,两人一切行动,都有默契,况志强立时通过身边的传令兵,传下令去︰保持肃静。祝志强则循声疾撞了出去,他武术训练高强,黑夜之中飞奔而出,如鬼似魅,身法奇快,一下子就到了战马停伫的所在。

营中战马不多,不到十匹,有三个马夫。为了使畜牲不发出声响来,所以十匹马分开来拴,免得发出摩擦。祝志强直扑大青马的所在,去了解何以大青马会在这种情形下,发出了那样的一下嘶叫声。

况志强连下了三道命令,他的命令传到哪里,哪里就静了下来,等到全部暗涌平息,林子中回复了平静,祝志强却还没有回来。

况志强心中不禁大惊,他素知自己这个好朋友行事果断之至,若是马夫出错,在这种紧急状况之下,立即军法从事,也不是甚么了不起的事,何以去了那么久,还没有回来?

他想往刚才马嘶声发出的地方去察看,可是他又知道,黑暗之中,不知有多少士兵军官在留意长官的行动,若是营长和副营长,都为了一匹马而行动仓皇,那么就会影响军心了!

所以他只好耐著性子等著,一分一秒过去,他简直坐立不安,全身都在冒汗了,这才听得有极轻的脚步声传过来,祝志强回来了。

况志强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︰“怎么了?”

祝志强的声音也极低︰“马夫想偷了大青马开小差,被大青马踢了一脚,他刺死了大青马!”

况志强又惊又怒︰“那马夫呢?”

祝志强闷哼了一声︰“给他溜走了!”

况志强在当时,心中生出了老大的疑问祝志强的身手何等了得,冶军何等之严,发生了这样的事,如何能容得那马夫溜走?

可是当时的环境,实在不适宜再追问下去,所以他也闷哼了一声,把怀疑藏在心底,没有问下去。

事后,他为自己的这种行为,懊丧欲绝,几乎没有吞鎗自绝,可是在当时,他确然只能如此,因为祝志强下了决心不对他说,就算他大声逼问,祝志强也不会说甚么。何况其时,绝不准出声就是他自己下的命令。

半夜过后,急行军出了林子,直扑敌军的阵地,鎗声一响起,两个好朋友并肩冲锋,身先士卒,敌军仓皇应战,溃不成军,一下子就接近了敌军的团部。

祝志强带了一个爆破班去攻敌军司令部,敌军中也有勇士,七个人的一个敢死队,从黑暗中扑了出来,围住了祝志强。

况志强其时,在大约十公尺之外,他陡然举了举手,那是在问祝,是不是要他回来,联手应付,他看到祝也举了一下手,表示不必要,他可以应付。

况对于祝的身手之好,自然有信心,他立刻又奔向前,奔出了几步,再转头,只见祝志强已经砍倒了三个,大占上风。

况志强的行动,十分顺利,一声巨响,把敌军的司令部炸得四分五裂,敌军的指挥者,几乎一网打尽,无一幸免。况志强满怀胜利的喜悦,要和祝志强分享时,就看到一个参谋,上气不接下气,奔了过来,向他报告︰营长挂彩了!

军队之中,受伤不叫受伤,叫挂彩。况志强大吃一惊︰“严重不严重?”

参谋道︰“军医正在急救,要立刻送医院!”

战情紧急的时候,轻伤不下火线,战斗正在进行,营长身负要责,只要清醒,也可以负伤作战,而今要立即送院,可知伤势一定严重之极了!

况志强喝道︰“带我去看!”

参谋带著况志强,奔到了刚才祝志强和敌军敢死队搏斗之处。那时偷袭成功,敌军溃退投降,战斗已经完成了一大半。况志强看到军医、护士乱成了一团。他一走近,看到祝志强由一个护土扶著半坐,左胸血如泉涌,衣服被剪开了一角,有一处很大的刀伤。

那刀伤,是肉搏时中了刀所致,以祝志强的武功而论,竟会被对方在这么要害部分,刺中一刀,那当真是不可思议之极的事!

止血药和绷带,一层层扎了上去,总算勉强止住了血,立即送到最近的医院去,况志强又惊又怒,可是他要负责指挥,不能跟了去。

战斗结束。况志强赶到医院,祝志强还没有醒过来,军医一见况志强,竟然“哇”地一声,哭了起来︰“副营长,营长他带伤上阵,他……伤得那么重……还上阵……和敌人拚杀!”

况志强一怔︰“你乱七八糟,说些甚么?”

军医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把况志强带到了仍昏迷不醒的伤者之前。

况志强看到,伤者的左胸伤处,扎著绷带,而在腰腹之间,另有伤处,看来比左胸的伤还要严重。

军医吸了一口气,指著腰腹间的伤处︰“送到医院,才发现他这里早受了伤,只是草草包扎,一直在流血,那是战斗开始之前受的伤,也是刀伤!伤口又阔又大,是一种有锯齿的刀刃所造成的,那不是普通人用的刀,是武术家的兵器!”

况志强听到了一半,就天旋地转,几乎没有昏了过去!

他立即想到了那个被他们称为阴魂不散的王天兵!

王天兵的兵器,就是一柄厚背锯齿短刀!

他也想起了战斗开始之前的那一声马嘶,祝志强去察看后久久不归,和那个失了踪的马夫!

事情虽然没有目击者,可是却是明摆在那里的!

香妈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,望向我。

我长长地叮了一口气,明白何以我一说出了“王天兵”这个名字来,况大将军暴怒,香妈的脸色就那么难看的原因了!

其间有那么错综复杂的恩怨在︰复杂到了少年的我,难以了解的程度。

我只感到︰太可怕了!

没有多久,就查明了那个溜走了的马夫,是一年之前才加入军队的,来历不明,平日绝不出声,面目普通,谁对他也不会留意。

明摆著的事实是︰王天兵改装易容,混进了军队当马夫,在等候机会他终于等到了良机,在那个晚上,一刀刺死了祝志强心爱的大青马,马临死之前惨嘶,他知道祝志强一定会来察看,黑暗之中,死马之旁,他阴魂不散终于偷袭成功!

祝志强被他偷袭得手,当然也会有反击,所以王天兵可能是负伤逃走的。

而王天兵绝想不到的是,祝志强在受了重伤之后,竟然如此坚强,由于战斗在即,他竟然隐瞒了自己的伤势,若无其事,照样指挥战役!

他腰腹间的伤口很大,草草绑扎,流血过多,硬撑著战斗,以致又在敌方敢死队的围攻之下再受重创不然,以他的身手,别说对付七个人,就是再多三倍,也奈何不了他半分!

况志强在知道了这些情形之后,愤怒、懊丧、悲痛,种种感情交集。

祝志强昏迷了四天才醒,谁都知道,那是临死之前的回光返照。那时,两位怀了孕的妻子也已赶到。宣瑛双眼哭得又红又肿,祝志强握住了她的手,却不现出悲伤的神情,反倒说了指腹为婚的那一番话。

况志强疾声问︰“那马夫是王天兵?”

祝志强听了之后,却双眼发定,并不说话。况志强顿足︰“你说啊!你是先中了暗算,这才吃了亏的!我一定要替你报仇!”

祝志强摇了摇头,闭上了眼睛,当他再睁开眼来时,眼光发定,已经与世长辞了!

虽然事情是明摆著的,但是祝志强在临死之前,并没有确切地说出首先是谁暗算他的!

从此之后,就再也没有王天兵这个人的消息。况大将军运用了一切可能去找他,甚至想派兵去直捣三姓桃源。但是宣妈却反对︰“他不会回去,他没有脸回去!”

一直到不久之前,香妈才对祝香香约略说了当年的怪事,并且对香香道︰“那个人,竟像也在本县居住,落脚在本县的大户卫家。”

这就是祝香香为甚么要我带她去见我师父的原因。祝香香长得和香妈十分相似,王天兵陡然看到她,自然大吃一惊,而祝香香也想到有可能是自己的杀父仇人,竟是一脸的愁苦,她一时失措,也只好转身便奔。

当时,我只觉得奇怪,怎想到会有那么多曲折在!

香妈说完了之后,我们都不出声,因为她所说的一切,实在不是一时三刻可以消化得了的。

过了好一会,祝香香才道︰“他已经用暗算害死了……爸爸,还要那么恨姓祝的?”

祝香香在这样说的时候,声音听来十分平静,可是双手却紧握著拳,我知道,那是她心中极度愤怒的缘故。

香妈的声音苦涩,却答非所问︰“这些年来,我一直在想,那晚上杀了大青马,暗算志强的人,究竟是谁?”

香妈这句话一出口,我们都吃了一惊,况英豪首先嚷了起来︰“不是他是谁?”

香妈皱著眉,向我望来,我乍一听香妈那么说,虽然吃惊,但是这时,仔细想想,也觉得事情很有点可疑之处。

疑点之一,是虽然营长和马夫之间,地位悬殊,但是马夫既然负责照料营长心爱的大青马,必然有一定程度的接触,祝志强文武全才,为人精细,一年半载都觉察不了有一个大仇人隐伏在身边,这一点就说不过去。

疑点之二,我和师父相处,虽然除了传授武功之外,再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但是他那种愁苦,那种对香妈的思念,那种对姓祝的恨意,我还是可以体会得到的,那又岂是一个终于报了大仇的人的行为?

而且,他如果报了大仇,是可以回到三姓桃源去,不会一直流落在外,没有面目见桃源父老。

疑点之三,是祝志强在临死之前,并没有说出暗算他的是甚么人,可以相信,他为人正直,纵使他心中认为那一定是阴魂不散所为,但由于黑暗,没有看清楚,他也就不乱说。

这些疑点,香妈一定考虑过不知多少次了,她所不知道的,是王天兵的生活情形。所以,我就我所知,说王天兵的生活,千言万语,一句话就可以形容︰“我师父根本不像是活著,他比死人更痛苦。任何人一见到他,都会被他那种深切的痛苦所影响,不想多看他一眼……”

我在这样说的时候,望著祝香香,祝香香是曾一见了他就奔逃的,当然对我的说法,深有同感,所以她用力点著头。

况英豪这小子,虽然鲁莽一些,但有时候,说话依然一针见血,他道︰“不必多猜,把他找出来,不就可以知道究竟了吗?”

香妈抬头望天,一言不发。祝香香轻轻叫道︰“妈!”

祝香香的用意十分明白,不论是不是王天兵的事,她都要把王天兵找出来,是王天兵干的,她就要报父仇。不是王天兵做的,虽然事隔多年,她仍然要去找当年的那个暗算者!

香妈闭上了眼睛,身子在微微发抖,过了一会,她才长叹一声︰“我实说了吧,我没有勇气和他见面,也不知道见了面之后该怎么样,香香,你别逼我!”

香妈可能武功绝顶,但是这种感情纠缠的事,有时连神仙也难以处理得条理分明,何况是凡人。

祝香香又叫了一声︰“妈,我不是要你去见他,是我去见他,我再见到他,不会再逃!”

我忙道︰“我也要找他,天兵天将委托我找他的!”

况英豪兴致勃勃︰“好,我们三个人一起去,闯荡江湖,找这个王天兵,看看是他阴魂不散,还是我们阴魂不散,哼!”

况英豪在这样说的时候,摩拳擦掌,意态甚豪。

可是,他却未能实行他的愿望。香妈当时听祝香香那么说,静静地想了一想,就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而况英豪向他的父亲况大将军一说,况大将军面色一沉︰“胡说甚么,下个月你就要到德国去进少年军校,你忘了吗?闯荡江湖,做甚么梦!”

况英豪吐了吐舌头,没敢反驳事实上,入少年军校才是他的真正愿望。

我回家去一说,我那堂叔首先赞成︰“好极,你也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!”

一句话,把我引得心痒难熬,我早就向往外面多姿多采的世界,这下可以往外闯,每天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新鲜事发生,这才叫生活!

香妈并不反对我们的决定,她的提议是︰“先到三姓桃源去,他……这次,可能回老家去了!”

我不知道香妈何以有这样的推测,想来必有道理,所以一口答应。她又给我们很详细的地图,和进入那山谷的暗号,以及要注意之处。

我会和祝香香一起闯荡江湖,这对我来说,是喜上加喜的事。

自然,和我兴高采烈相反的,是况英豪,他的视线一直留在祝香香的身上,用力拍著我的肩头︰“我们是好朋友,永远的好朋友。”

他逼我同意他的话,我吸了好几口气,才点了点头︰“是,我们是好朋友。”

祝香香在一旁,垂睑不语。

少年人,想得单纯,没想到世事千变万化,根本不能预料。

千变万化的,自然都是以后的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