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斯理小说全集 - 笔友 - 第六部:主理亚洲最大电脑

第六部:主理亚洲最大电脑

我现在也明白为甚么这基地要如此保守秘密了,原来它竟是一个核子越洲飞弹基地!

我电筒再移动看,整座库房之中,除了那两枚大型飞弹之外,没有别的东面!

那也就是说,我没有藏身之所!

而时间却在慢慢地过去,我已听到大声呼喝“立正”的口号,那表示有高级军官到场了,来的自然是基地司令。

我已没有选择的余地,我连忙奔向前去,爬上了支架,然后,顺着斜放着的飞弹,在冰凉的金属身上,向上爬了上去。

我一直爬到了飞弹的顶端,因为我发现那顶端有一个帆布套子套着。

我用一柄小刀割断了扎紧那帆布套的绳子,钻进了那套子之中。

我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躲起来的地方,我躲在帆布罩之下,为了使我的身子不滑下去,我必须紧抱住飞弹尖端的凸出物。

我所抱的,可能就是一枚核弹头!

我抱住了一枚核弹头,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,但是现在我却要霏这样来避免被发现。

我等了不到五分钟,便听到铁门被推开的声音,我低头看去,也可以看到了灯光,更可以听到不少人,一齐走了进来。

我那时,离地大约有五十米高,而且我又有帆布罩盖着,我知道自己只要不是蠢得大声叫嚷的话,我是一定可以躲得过去的。

我估计至少有一排人进来搜索。

但是因为库房之中,根本没有多少地方可供搜索,是以不到五分钟他们便退了出去,门又关上,眼前又是一片漆黑。

抱住了核弹头的滋昧,究竟不是怎样好受,所以我等了片刻,没有甚么特别的动静,我便顺着飞弹的弹身,慢慢地滑了下来。

我在考虑着,我在甚么的时候走出去才合适。

在走出库房之后,又怎么样?

现在这一切情形,全是在我的估计之外的,如果我早有准备,那么我大可带些粮食水来,在库房之中,住上它一两天再说。

怛现在我自然不能这样,我准备在天亮之前就出去,然后再设法去寻找伊乐。

我到了门口,向外听着,外面各种各样的声响,渐渐静了下来,可能已然收队了。

但是我也知道,即使收了队,加强警戒,也是必然的了。

我的心中十分懊丧,因为我事先未曾料到,我在电话中假冒谭中校,也会有漏洞。

我的漏洞是叫第七科中任何入来见我,原来他们的工作,绝对不能离开岗位的。

在一个越洲核子飞弹基地中,他们担任的究竟是甚么工作,以致如此紧张?

我这时实在想不透,而我也不准备去多想它。

我在听得外面几乎已完全静了下来之后,便用电筒向锁照去,当电筒光芒照到锁上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像是遭了雷亟一样地呆住了!

我记得那种锁,那种锁在里面,除非将整个锁炸毁,否则是绝打不开!

也就是说,我无法打开那锁,绝对没有办法,在我的身边,自然带有少量的炸药,也能够将锁炸开,但是在发生了一下爆炸之后,我还能逃得脱么?

我苦笑着,不由自主,在地上坐了下来。

我走不出去了,当然,我不是真的走不出去,但是我却必须成为俘虏。

我在地上呆坐了很久,仍然想不出甚么妥善的办法来。

我考虑着当爆炸发生后我逃出去的可能性,那几乎等于零,最大的可能是找死在乱枪之下!

我唯一活着走出去的可能,是敲打铁门,等他们听到了来开门将我活捉!

我当然不喜欢那样,但是我无法再作其余的选择!

我坐在地上,捧着头,我不住地苦笑着,这时如果我有一面镜子的话,我一定可以在镜子之中,看到一个穷途未路的傻瓜。

过了不知多久,我才将耳朵贴在铁门上,向外面仔细倾听着。

我听到了不绝的脚步声,那自然是守卫所发出来的,那些脚步声,使我爆门逃生的希望告绝,我在巨型的飞弹之下,团团打着转,我曾克服过许许多多的困难,我应该有办法的!

我在考虑了将近半小时之后,才想出了一个办法:设法将那柄锁拆下来!

如果我拆下了锁,那我自然可以打开铁门,也自然而然,可以等待机会,偷偷打开铁门,溜出去了。

我充满着希望,又回到了铁门前但是,当电筒照到了那柄锁的时候,我的希望又幻灭了。

那柄锁是焊死在门上的,如果有适富的工具,我自然可以将它弄下来,但是我知没有是么工具!

而且,即使我有工具的话,我也不能不发出声响来,而且要一发出声响来,那结果就像是我自己拍门,求他们放我出来一样。

我开始团团乱转,在接下来的几小时中,我设想了几十种离开这库房的方法,但是没有一个办法是行得通的,我用电筒照射看库房的每一个角落,希望有一个地方可使我逃出去。

但是,一直到电筒中的干电池也消耗尽了,我还是找不到甚么出口。

在我被困在库房中八小时之管,我已筋疲力尽,心力交瘁,又渴又饿,再也没有法子支持下去了;我的脑中昏昏沉沉,几乎不能再多想甚么。

我脚步跄踉地来到了铁门前,我已准备投降了。

我用力大力拍着铁门,我还未曾出声,便听得铁门外,已引起了一场浑乱,一定有很多人向铁门奔过来,因为脚步声是如此之杂沓,而且人声嘈杂。

不一会,便有人大声问:“甚么人?”

我应道:“我,就是你们要找而找不到的人。”

外面也立时有了回答,道:“你将手放在头上,别动,等基地司令来下令开门,门打开时,如果你对手不放在头上,那我们立时开枪向你扫射!”

我想告诉门外的人,不必叫基地司令前来,只要用一柄简单的百合匙,就可以将门打开,而我就是那样走进库房来的。

但是,我却忍住了没有说,我只是道:“好的,但是请你们通知谭中校,告诉他,和国际警方有关的卫斯理在这里,请他来见我。”

外面传来了一阵低议声,我听不清他们在议论些甚么,但是他们显然是为了一个偷进军事基地来的人,竟会和国际警方有关连而感到奇怪。

但他们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:“好的,我们请谭中校来。”

我后退了几步,等着。

我大约等了半小时,便听到了汽车疾驰而来的声音,接着,铁门上发出了声响,我记起了守卫给我的警告,连忙将双手放在头顶上!

接下来的时间,可以说是我一生之中,是是狼狈的时刻!

而我之所以会处身在如此狼狈的境地之中,竟是因为我妻子的表妹的笔友,这样的事,讲出去给人家听,人家也未必相信,而自己想起来,都是啼笑皆非的!

铁门一打了开来,好几盏探射灯,一齐照射在我的身上,同时,我估计至少有十柄以上的冲锋枪对准了我!

在那样强烈的光芒照射之下,我几乎甚历都看不到,我在刹那问的感觉,就像是赤身露体而站在讦多衣冠楚楚的入面前!

我想向前走去,但是我才跨出了一步,便至少有十个人同时喝道:“别动!”

我只得又站住了不动,接着,我便听到了谭中校的声音:“卫先生,果然是你!”

而另有一个听来十分庄严的声音道:“中校,这是甚么人?”

谭中校道:“我很难解释,但是将军,他是国际警方所信任的人,他有一张特殊的证件,有我国警务总监的签名,而国防部也曾特别通知,要我们协助他的。”

将军十分恼怒,道:“包括让他偷进秘密基地来?哼,太荒唐了!”

谭中校倒十分替着我辩护,忙道:“我想他一定有原因的,将重,交给我来处理好了!“

我可以完全听到他们的交谈声,但是我却一点也看不到他们。

将军像是在考虑,过了几分钟,他才道:“好的,但是谭中校,你却必须明白,本基地是绝对不能对外公开的,而这个外来的人;却已经知道了本基地太多的秘密了,你要好好处理。”

谭中校忙道:“我知道,将军,请相信我。”

“好,”将军回答道:“交给你了!”

接着,便是脚步声和车声,然后,便是谭中校的声音,道:“将灯熄了。”

我的眼前,突然一阵发黑,等到我的视力渐渐恢复之际,我看出,现在只不过是天色黄昏时分,在我的面前,仍然有十几柄枪对着我,而谭中校就站在我的身前不远处,望看我。

我苦笑了一下,道:“中校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谭中校点头道:“是的,又见面了,但是想不到在那样的情形下,你为甚么要偷进某地来。你可知道,即使你有那样特殊的身份,我也很难为你开脱的!”

我叹了一声:“我可以喝一点水,坐下休息一回?我给你看一样东西,你就知道为甚么了!”

谑中校又望了我片刻,才带点无可宗何的神气道:“好的,你上我的车吧。”

我和他一齐上了一辆吉普卓,五分锺后,已在他的办公室中,我坐在沙发上,喝了一杯点牛奶之后,我才将那广告稿取了出来,交给他看。

谭中校用不到几秒钟的时间,就看完了那段稿子,他的脸上,也出现了疑惑之极的神色来,抬起头来望着我,一句话也不说。

我忙道:“中校,现在你知殖我是为甚么要来了?伊乐在军事基地中,他隶属于第七料。中校,你能解释为甚么他行动不能自由的原因?”

谭中校脸上的神色,仍然是十分之怪异,他在听了我的话之后,却连连摇颠,道:“不可能的,卫先生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你那样说,是甚么意思?”

“卫先生,第七科一共有二十四名军官日夜不停地轮值----”“伊乐一定就是那二十四名军官之一!”

谭中校苦笑道:“所以,我说那是不可能的,第七科的二十四名军官,全是女性。”

我从沙发上直跳了起来,然后又坐了下来。

第七科的所有军官全是女性!

我苦笑着,实在不知道说甚么才好,我对伊乐这个人,曾作了许多估计,估计他是一个残废人,估计他是一个骗子,但现在看来,似乎还应该加多一样佑计,那便是:伊乐可能是一个变态心理的同性恋者!

我实在有啼笑皆非的感觉,望着谭中校,一句话也讲不出来。

谭中校皱起了双眉,扬了扬手中的广告稿,道:“从广告稿看来,似乎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通常,基地如果要刊登广告,一定是由各科交来,而由秘书处统一发出去的,毫无疑问,这广告一定是第七利二十四位军官中的一个拟写的。”

我忙道:“那个人就是伊乐。”

谭中校同意我的说法,道:“或者是,我们一起去展开调查,卫先生,你可知道,基地中的第七科,是主理甚么的?”

我摇颠道: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是电脑计算科,”谭中校说:“这个科主理着全亚洲最大的电脑。”

我并没有出声,谭中校又道:“这副电脑,不但是基地的灵魂,而且也是我国国防的灵魂,更是盟军在亚洲防务的灵魂,它和一个庞大的雷达系统连结着,敌人来自空中的攻击,即使远在千哩之外,它也可以立时探索得知,在萤光屏上显示出来的。”

我殖:“所以,第七科的工作入员,在工作时间,是必须严守岗位,不准离开的了。”

谭中校笑道:“当然是,因为如果敌人对我们展开攻击,是绝不会事先通知我们的,对么?”

他吨了一顿,然后再说:“由于这种工作,需要极度的小心,才能够胜任,所以我们在第七科的工作人员,全是女性。”

我吸了一口气,道:“中校,从你所说的看来,我想事情比我想像的,还要复杂,那广告的原稿,你也看到的了,它的来源如何,希望你能调查。”

谭中校道:“好的,明天一早,我就展开调查,但是有一件事,十分抱歉,你今晚必须暂留在基地之中,并且要有人看守你。”

我在沙发上躺了下来,我实在十分疲倦了,我道:“那不成问题,你请便好了。”

谭中校向外走了出去,我虽然心事重重,但是终究敌不过疲倦,还是睡了过去。

我在沙发上肿着,一夜之间,不知做了多少稀奇古怪的梦。

我先梦见伊乐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者,接着又梦见他是一个油头粉脸的爱情骗子,然后又梦见他是一个不如从何处来的怪入。

当我梦到伊乐原来也是一个女人,而且是一个令人呕心的同性恋者时,我醒了过来,而阳光也已射进窗于来了。

我坐起身来,不多久,我就听到脚步声,行敬礼声,谭中校推门,走了进来。

谭中校的面色十分凝重,他望了我一眼,在我的对面,坐了下来。

我忙问他:“调查过了么?”

谭中校并不立时回答,只是燃着了一技烟,深深地吸了几口,才道:“是,调查过了。“

“那广告是由谁发出去的。”

“没有人承认,一位专理文书,翻译电脑文字的军官说,是由她从电脑的文字带上翻译过来的,夹杂在别的电脑指示文件之中,她只当是上级的命令,就照译好了之后,送到了秘书科去,广告稿一到秘书科自然就发到报馆去了。”

我呆了一呆,道:“我有点不明白,甚么叫作电脑的文字带?”

谭中校向我望了一眼,道:“我们的这具电脑,最主要的构成部份之一,便是将答案通过一条半寸宽的纸带,传送出来,纸带上全是小孔,在不懂的人看来,一点意义义没有,但是在专家看来,那就是文字了。”

我点头表示明白,又道:“那么,这则广告虽然是由电脑的文字带传译过来的,也一定有人控制电脑,令得它传出那样的文字来的。”

“那当然,”谭中校同意我的看法。

接着,我和他两人,异口同声地道:“那就很简单了,使用电脑,今电脑发出那样文字带来的人,一定就是伊乐了!”

谭中校直跳了起来,道:“好,那样,我们的侦查范围,便缩小了许多了,因为电脑传出所有的文字带,都是有记录的,根据记录,我们可以知道那是甚么时侯传出来的,富时在场的六个人,自然是最大的受嫌者了。”

我点头道:“那你应该立即去展开调查。”

谭中校匆匆推开门,走了出去。

我在他的办公室中,又等了大约三十分钟,只一个军官椎门走进来:“卫先生,谭中校请你去。”

我忙道:“他在甚么地方?”

“他在第七科。”

那军官回答。

谭中校在第七科,而且又请我去,那一定是他的调查,已经有了结果了,那使我十分兴奋,我连忙向外走去。

那军官带着我,上了一辆吉普车,车子来到了一幢十分宏伟的建筑物前,停了下来。

接着,通过了三道检查,又经过了一扇厚达尺许的钢门,我便看到了那副电脑!

那副电脑,几乎占据了三千平方米的空间,其大无比,各种各样的颜色的小灯,各种的的答答的声音,许多幅闪耀着各种光芒的荧光屏,六姐各种按钮的控制台,使得人一走进来,有置身在另一个世界中之感。

这时,在每一组控制台前,都有一位女军官,在全神贯注地工作着那军官打开了,我走进了那道门,就看到了谭中校。

那是一间小小的休息室,当门关上之后,外面的一切声响,便都被隔绝了。

自然,我也看到,在房问中,除了谭中校之外,还有六位文军官。

那六位女军官的年龄,大约是二十五岁,她们的面色,都十分苍白现出十分惊惶之色来,看来她们六个人,都有犯了罪。

照说,她们六人之中自然有一个是化名伊乐和彩虹通信的入,其于五个人,应该是无辜的,怛为甚么她们的神色,都如此仓皇呢?

我一进去,谭中校便道:“请坐!请坐!”

谭中校的面色,也十分难看,我坐了下来之后,谭中校搓着手,道:“卫先生,我代表我们国家的军队,向你道歉,因为在我们的军队之中,竟发生了那样荒唐绝伦的事情!”

我心想,他所谓“荒唐绝伦”的事情,自然是指女军官化名和彩虹通信一事了,我也有同样的感觉。

我还不知道那是她们六个人之中那一个做的事,是以我向他们六人瞪了一眼:“对,那的确荒唐了些。”

谭中校又道:“卫先生,你一定不能相信----”他的话未曾讲完,我已经道:“中校,请你先告诉我,哪一位小姐是伊乐,我想告诉她,她的无聊之举,令得一个女孩子多么伤心。”

谭中校苦笑了一下,道:“卫先生,没有伊乐。”

我陡地一呆,刹那之问,我充满了受戏侮的感觉,我一定发怒了,因为我的脸烦发热,声音也大了许多:“甚么意思?”

“没有伊乐,”中校重复着:“世上没有伊乐这个人,卫先生。”

我瞪着他,不知如何开始责问他才好,他竟然赖得那样一干二净,这不是太岂有此理了!